緬甸陷入翡翠原石爭奪戰爭


(2011-12-03)


2011年8月,正值雨季,一支緬軍小分隊在淤泥沒膝的小道上潛行,直奔克欽邦西部的帕敢玉場。   黑夜中,這支小分隊與駐守玉石場的克欽獨立軍二旅第六營(人稱“翡翠營”)遭遇。激烈戰斗結束后,克欽獨立軍宣布,政府軍落敗,4名政府軍士兵在突襲中喪生。   11月,緬甸政府軍出動重兵,攻打克欽獨立軍一個玉石稅點。后者以傷亡多人的代價,保住了稅點。   類似的戰斗已經持續數月。   6月9日克欽獨立軍與緬甸政府軍開戰后,克欽邦多處有戰略意義的橋梁、道路被炸毀,雙方在玉石運輸線上用大炮互轟。   緬北通往云南的玉石之路由此基本中斷。在以玉石聞名的中國邊城瑞麗,焦慮正悄無聲息地蔓延。   “現在賣的都是存貨,以后怎么辦?”瑞麗玉器一條街,一位中國商人在攤位前憂心忡忡。對翡翠需求量不斷加大的中國市場,面臨著空前的斷貨危機。而在北京、上海、廣州,高端人士正給翡翠器物掛上奢侈品和昂貴珠寶的標簽。   “怪手”之下的爭奪戰   緬北的崇山峻嶺中,夕陽逐漸隱沒于山巔的厚云層。   從云南瑞麗進入緬甸木姐,往西北行400公里,就是克欽邦的玉石場區。在這里,烏尤河一帶響徹河谷的轟鳴,打破了亙古的寂靜——當地人稱“怪 手”的大型挖掘機,在山上層層剝山而下,晝夜不息。刨出的石塊、泥土被“嘩啦”傾倒于斜坡,工人再從中翻撿玉石。全世界最優質的翡翠,就產于這片長一百公 里、寬數十公里的狹窄區域。   在最著名的玉石場區帕敢,“山被挖得像月球表面。”到過帕敢的騰沖玉商馬羅剛說。少數礦洞仍由人工開采,洞內漆黑一片,怪石嶙峋,一旦垮塌即被活埋。   這里是緬甸老牌民族地方武裝克欽獨立軍的活動區域??藲J獨立軍為克欽眾多民族武裝中的強硬派,控制區與云南瑞麗、騰沖、盈江、隴川一線接壤。玉石是其購買武器、維持發展的主要經濟來源。   在場區通往中國的公路上,克欽獨立軍和緬甸政府軍呈交叉狀分布,關卡犬牙交錯,有時各占一個山頭,彼此清晰可見。   景頗大地文化交流委員會主任敢莫稱,開戰后,每家大公司須向克欽獨立軍緊急繳納合1600萬元人民幣的玉礦稅,不交即被驅趕,緬甸政府高官親屬的公司也不例外。據說,目前收到的稅款約合3億元人民幣。   但一位剛從帕敢返回的中國商人說,因戰爭勝負未定,為逃避克欽獨立軍稅收、不得罪緬甸政府,大部分礦主都已藏匿。這讓克欽獨立軍頗為不滿,將其“經濟戰場”的首要目標定為:打擊與緬甸政府合作的帕敢玉商,保護擁護克欽獨立政府的玉商。   針鋒相對的封鎖也在進行。緬甸政府禁止往包括克欽邦在內的19個邊境地區運送玉石。而克欽獨立軍宣布,在帕敢地區,承認緬甸政府的公司和個人,其玉石毛料已被禁運。   緬甸政府和地方武裝之間的斗爭,裹挾著那些希望投機獲利的商人們。   玉礦:風險和戰斗   緬甸政府將玉石視為國寶,玉石銷售是其獲取外匯的主要渠道之一。奈溫政府1962年上臺后,推行國有化,與玉石相關業務均歸國家專營。緬甸排華潮興起后,作為開采主力的華人被從玉石場趕走。   這一時期,克欽獨立軍成立,并逐漸控制大部分玉石產區。它將玉石視作克欽民族的財富,認為緬甸政府是掠奪者。   克欽人森東在帕敢生活過二十多年。1969年,克欽獨立軍派出一支15人小分隊,保護包括他在內的一批玉商重返帕敢,進行軍民合營的玉石開采。 當時,荒廢數年的村寨已經成了森林。后來克欽獨立軍設玉石評估機構、稅務所,開放民間開采,華人回到玉場。因緬甸政府明文禁止私人開采,礦主還必須買通政 府官員。   對玉石的搶奪從未停歇。帕敢常常白天由緬政府軍管轄,日落則是克欽獨立軍的天下。森東說,1970年代,從克欽獨立軍控制區挖出一塊巨大的玉 石。緬甸政府軍出動大量裝甲車、坦克搶奪,開戰三天,奪走玉石。心有不甘的克欽獨立軍在玉石運回仰光的路上,用火箭筒擊碎了玉石。附近士兵、百姓蜂擁而上 撿拾,不少人因此暴富。   還有一次,政府軍集中50輛汽車進帕敢拉玉石。下山路上,翡翠營策劃了一次成功伏擊,繳獲的玉石被幾十頭大象走山路運走一半,剩下的棄于路邊。   森東的弟弟曾將一個玉礦轉給朋友杜瓦白龍,一個月后,后者挖到了重達1噸的原石,與克欽獨立軍平分。但切開后,軍隊的一半質量平平,杜瓦白龍的 一半則成色絕佳。為保護這半塊玉石,軍隊從幾十公里外就開始嚴密布防。“它被切成很多小塊,護送到清邁,賣了20億美元。”森東說。   發跡后,杜瓦白龍向克欽獨立軍提供資助,因此被緬甸政府通緝,流亡海外。1999年,他在清邁創辦了克欽民族組織(KNO)。該組織在今年年初與克欽獨立組織(克欽獨立軍的政治組織)合流。   原緬共知青王曦回憶,緬共和其他少數民族武裝也曾從事小規模玉石貿易。緬甸政府得到的玉石貨源一度只有兩成。為杜絕偷采、控制經濟命脈,1990年,緬政府允許私人與國家合營開采玉石。   緬共1989年垮臺后,緬共內部多支民族武裝與緬甸政府開始和談。同年,克欽獨立軍被緬甸政府大規模進攻,不得不在1994年與緬甸政府達成停戰協定。“雙方都不愿意,但都沒有絕對優勢。”云南省社科院東南亞研究所研究員熊麗英評價,這更像爭取時間的緩兵之計。   緬甸政府以“開采帕敢玉礦”作為?;饤l件之一,獲得同意。從此,公司只需在政府注冊、取得開礦權便可開采。緬甸政府開始全面控制玉場。大量公司涌入,傳統的人工開采被大機械化開采替代。   一位在廣東的緬甸玉商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政府將玉石場區按面積劃分,“有關系、有實力的公司才能拿到地”。其中有克欽、佤邦、果敢、撣邦等民族武裝,緬甸政府高官親屬,甚至中國人的公司——緬甸政府禁止外國人采玉,中國人多掛靠民族武裝。   緬甸政府在玉石場設有玉石評估機構、國家礦業部辦公室。一位帕敢華人玉商說,礦業部辦公室會對每塊毛料稱重、拍照、編號、封箱,出示批文,運輸。政府全權拍賣,在提取10%稅收后,由公司和政府對半分。   克欽獨立軍從停戰協議獲得了一些權益,但失去的更多:從此僅能控制少數偏遠玉場,從事小規模走私;或以游擊形式出沒,向玉商收錢。簽署停戰協定的克欽獨立軍第三任領導早邁,終因“投降主義”被推翻。停戰協議為期10年,到期后未續簽。   2008年,緬甸政府出臺新憲法,強調維護國家統一,反對地方武裝割據;第二年,政府啟動對少數民族武裝的新一輪整編。但克欽獨立軍拒絕交槍。雙方在2011年6月9日開戰。   武裝護送:從泰國轉向中國   解放前,云南騰沖是全世界的玉石集散中心。很多騰沖人在玉石場區開采,再銷回云南。1956年,中國全面封關,緬甸也閉關鎖國,中緬玉石交易斷絕,泰國清邁成了新的玉石中心。   為獲得財源,克欽獨立軍多次南下清邁販賣玉石。1974年6月,翡翠營搜集了一大批高品相玉石,送到克欽獨立軍總部,由五百士兵分四支小分隊護送至清邁。第三小分隊成員早立對南方周末記者回憶,玉石被解成30-50公斤的小塊,用一百匹馬馱運。   這是一次歷時半年的漫長冒險。沿伊洛瓦底江南行,經過撣邦、克雅等友好的少數民族武裝控制區,再繞過緬政府軍控制區,或在黑夜穿越必經之路。為 躲避前方敵軍,常常就地等待一個星期。得到情報的敵軍沿途攔截,沖突不斷。一次,早立所在的玉石小分隊暴露了行蹤,凌晨兩點在叢林中遭遇伏擊,隊伍被打 散。   那是一個難熬的夜晚,身邊不時有槍聲響起,微弱月光勾勒出樹木陰森森的輪廓。早立和7個士兵聚到一處,全部武器只有一支沖鋒槍、一支半自動步槍,多人負傷。   天亮時,緬政府軍開始炮轟。一枚炮彈落下,大地震動,泥土飛濺,地面出現巨大的彈坑。所有人都沖進第一個彈坑臥倒——根據戰爭經驗,炮彈一般不會落在前一次的落點。接下來,他們以青蛙的姿態,跳躍于一個個彈坑之間。   這次突襲造成了重大損失:小分隊死亡4人,協助護送的克欽獨立軍駐撣邦第9營死亡5人。到清邁時,小分隊死去十多人,丟失了兩條彈夾袋中的15公斤金條。   當時清邁的玉石大賣家包括坤沙部隊、羅星漢部隊、段希文部隊和克欽獨立軍。買主是泰國、香港商人和大陸國營公司。“大陸人還穿著中山裝,買得不 多。”早立回憶。這批玉石讓克欽獨立軍大賺一筆,就地購買了包括M16、卡賓槍、肩扛式火箭炮在內的大批軍火,足以裝備1600人。這些從越南戰場流出的 美式武器價格低廉。   這是克欽獨立軍最后一次動用部隊大規模運輸玉石。1975年,該組織領導人早丹三兄弟在泰緬邊境被殺。此后,克欽獨立軍對泰國只有小型玉石押運,或從緬軍控制區走私,士兵有時踩上地雷,連人帶玉被炸飛。   三年后,中國改革開放,玉石需求緩慢恢復。1981年,克欽獨立軍總部遷到芭蕉寨。因距離中國很近,且無須經過緬甸政府軍地盤,第二任領袖布郎森計劃開發中國翡翠市場。   1983年,三頭大象馱著裝有上等玉石的藤條筐,由七八名克欽獨立軍士兵驅趕,用一天一夜走到中緬邊境。買主包括北京市玉器廠、上海玉雕廠等。   為打開中國市場,克欽獨立軍強制玉石的主人低價銷售,一塊200公斤的滿翠玉料只賣2萬元人民幣,很多緬甸玉商哭了。   這批玉石最后僅賣了兩百多萬元,但達到了宣傳效果。聽說中國邊境出現大量價廉物美的玉石,泰國、香港、臺灣等地客商紛紛前來??藲J獨立軍從玉石邊貿中獲得了大量財富,騰沖的玉石進口額也一度占全國總額的七成。   隨著云南市場的紅火,清邁日益冷清。驚覺財源流失、民族武裝獲利豐厚,2001年后,緬甸政府作出重要決定:毛料必須以大宗商業的方式從仰光走海路出口,禁止任何毛料從陸路運往邊境。   這一決定重創克欽獨立軍經濟,迫使其轉而開發木材、礦石等資源。玉石買家迅速集中到緬甸政府的公盤上。據緬甸政府信息,其玉石銷售收入從2005年的1.98億美元,飛升至2010年的17億美元。廣東也因公盤、海運蓬勃,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玉石加工基地。   政治籌碼   “玉石是緬甸政府的一個政治籌碼。”多次去緬甸的云南社科院歷史所學者申旭說。   申旭認為,對克欽獨立軍和緬甸政府來說,玉石有著不同的意義:緬北條件惡劣,玉石等資源是前者的生存根基。而后者雖因玉石獲得很多經濟好處,但玉石并非最主要財源,“失去玉石也餓不死”,因此更看重政治利益,必要時甚至可以放棄玉石。   玉石運輸特權的予奪,因此成為緬甸政府打壓、拉攏民族武裝的重要工具。對民族武裝中主動歸順或立場溫和的派別,政府給予了系列優待與扶植,陸地玉石之路也因而在幾十年間數易其主。   最早的霸主是強硬派老大克欽獨立軍,但克欽第二大民族武裝——丁英的克欽新民主軍很快占了上風。“它是克欽民族武裝中的溫和派,成為緬甸政府軍 和克欽獨立軍的緩沖帶。”熊麗英說。緬共解體后,緬共丁英部率先與政府簽署和平協議,被改編為克欽新民主軍。1990年代初,緬甸政府特許其運送玉石。   克欽新民主軍動用幾十輛汽車,將玉石大規模地運至騰沖,克欽獨立軍失勢。但幾年后,克欽新民主軍也受到重大打擊。當時帕敢玉商將珍藏的玉石從地 下挖出,請其運輸,不料價值十幾億元人民幣的貨物被緬甸政府軍沒收,很多帕敢商人破產。一位緬甸玉商說,沒收的原因,是向當地政府官員行賄不足。   隨之興起的,是2003年從克欽獨立軍分裂、后接受政府整編的克欽自衛隊。為籠絡人心,緬甸國防部默許其運向中國運少量玉石??藲J自衛隊目前已 發展為僅次于克欽獨立軍、克欽新民主軍的克欽第三大民族武裝。該武裝成員買甕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它是目前惟一能向中國運送上噸重玉石的隊伍。   “開戰之后,影響很大。”買甕說。從帕敢到云南有三條玉石運輸線,分別通往騰沖、瑞麗和盈江。因為克欽獨立軍與緬甸政府軍的主戰場接近盈江,盈 江線已中斷,另兩條線路也被波及。更大的影響是,緬甸國防部直屬的野戰軍進入了克欽邦,所有的路條、特權都失效了。“玉石常被沒收,人被殺掉。”11月, 在兩個士兵被緬甸政府軍隊抓走后,克欽自衛隊已經不敢運輸玉石了。   目前,云南邊境的玉石商人們仍在焦灼等待。而據南方周末記者獲得的最新消息,11月29日,克欽獨立軍與緬甸政府啟動了停戰談判。與此同時,雙方的戰爭仍在進行中。   中斷的玉石之路何時恢復暢通,尚未可知。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