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石命名不合理造成市場混亂


(2012-03-08)


俄羅斯玉、青海玉、加拿大玉、韓國玉等都可按“和田玉”合法銷售 現行的國家珠寶玉石標準命名把主要礦物質組成為透閃石、陽起石的礦物集合體統稱為“和田玉”。根據這一命名標準,俄羅斯玉、韓國玉、青海玉、加拿大玉等都可以合法地貼上“和田玉”的鑒定標簽,以不菲的價格出現在各大商場的高檔柜臺里,因為它們的主要礦物質組成也是透閃石、陽起石。要知道,這些玉石的質量和價格與中國玉文化的重要載體——新疆出產的和田玉有著天壤之別。這樣一來,有些玉商便可以堂而皇之地按新疆和田玉的價格銷售各色“和田玉”,而懵懂的玉石愛好者買錯了貨還沒地方說理去——中國的玉器市場真有些亂套了!為此,我們請行內專家、玉商和玉石藏家一起探討一下這種“標準命名”是否合理。 正方 專家:標準名稱并無不妥 丘志力(中山大學教授、資深寶玉石鑒定評估專家):目前,關于“和田玉”的定名確實有不夠完善的地方,而這種不完善可能主要和現階段對玉石產地來源的研究程度不夠深入以及部分區域產業界希望自我保護的心態有關。但是,現行標準名稱不具有產地含義是制定標準的基本規定,并無不妥。 關于軟玉的問題,我國目前還沒有完整的國家標準,只是在名稱上確定“和田玉”可作為標準名稱使用;同時根據寶石名稱的慣例,規定地理名稱沒有地域含義。從這個意義上說,這只是一個階段性的工作,沒有太多的問題可以追究。其后由于商人及部分所謂“檢測機構”趨利避害(情理之中或者說必然如此),使“和田玉”的名稱有擴大化的趨向,形成了市場上比較混亂或者部分收藏者無所適從的局面。應該這樣說,現行標準名稱的影響有正面和負面兩個方面:正面的影響是市場的擴大會推動整個市場對“和田玉”的認同,從而擴大玉器市場的整個份額。近年來,玉器市場火爆與此有部分關聯(應該不是主要的);負面影響是使市場上部分收藏者,特別是想收藏或消費真正來自新疆的和田玉的人感到無所適從,同時也使部分商人從中漁利。 我們知道,任何事物都有可能有正反兩個方面,消費者只要真正了解標準名稱的含義,就不會出現保護了不法奸商和被商人欺騙的問題。 玉商:應廣義認可“和田玉” 柯長林(新疆珠寶玉石首飾行業協會副會長、博玉軒總經理):現行國家對和田玉的標準命名是以礦物的各種參數而定,價值是根據質量而定,所以我認為這個命名是合理的。市場大了,產量上去了,但是優質和田玉還是少之又少,價格是一漲再漲,隨之而來的自然是魚目混珠、以次充好,這也是很正常的,消費者上當受騙是難免的。 和田玉在古代為皇家擁有,是貴族之物。自新中國成立到上世紀80年代初,和田玉是國家計劃統配物資,由國家指定玉雕廠加工成器,做國家禮品之用或出口創匯,私下經營是違法的,因此個人不可能去玩玉。改革開放以后,國民經濟高速發展,和田玉也從計劃經濟進入市場經濟,國人收入提高了,開始重視文化了,于是才有了賞玉、藏玉,才有了和田玉市場在全國各地如雨后春筍般快速發展。眾所周知,和田玉作為自然界中的一種物種,有很多產地,只是其質量不同。隨著歷史的變遷和中國寶玉石市場的成熟,不同產地的同類物種進入中國市場,這就需要制定標準。標準命名把透閃石含量達到95%以上稱為“和田玉”,是以礦物的各種參數而定的,而其價值又是根據質量而定。這個命名雖然科學合理,但無法從科學的角度分辨出“和田玉”的產地,而這類玉石之所以用“和田玉”來命名,是因為最好的“和田玉”出自新疆。因此,我們可以從欣賞、收藏的角度,憑自己的經驗區分“和田玉”的產地來源,根據自己的需求和對和田玉的理解、認知以及文化層次、經濟實力等來選擇市場中的“和田玉”。所以,我認為這個標準不僅對玉石市場起到了引導、參照的作用,對新疆和田玉文化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還讓玉石愛好者對新疆出產的優質“和田玉”有了更深的理解。 總之,既然國家統一了“和田玉”的名稱,我們就應該廣義地認可。再說了,國家統一名稱沒有錯,有些商家打擦邊球是經濟利益和職業道德的問題,與叫不叫“和田玉”無關。 反方 學者: 命名不科學市場亂了套 王春云(知名玉學者):按照最新的國家標準《GB/T16552-2010珠寶玉石名稱》的規定,“和田玉”的主要礦物成分是透閃石、陽起石,可與“軟玉”、“白玉”、“青白玉”、“青玉”、“碧玉”、“墨玉”、“糖玉”等一起,命名世界各地的透閃石玉。雖然國標關于和田玉的表述方法略有差別,但在國內寶玉石界的實際操作層面,俄羅斯玉、韓國玉、美國玉、加拿大玉等都可以命名為“和田玉”,鑒定為“和田玉”,評價為“和田玉”,收藏為“和田玉”。這可就真的亂了套了! 我們知道:新疆出產的和田玉在世界上所有軟玉品種中,品質最好,最受收藏界的青睞,尤其是其中的羊脂白玉,更是被中國收藏界奉為圭臬。試想:如果從懷俄明州買來一塊100美元的雪花玉也被評鑒為“和田玉”,我估計很多收藏家要跳起來了;如果商家把價格低出很多的懷俄明玉、韓國玉、俄羅斯玉也都冒充和田玉來銷售,這會嚴重影響和田玉的商業信譽。我認為,“和田玉”作為優質軟玉,使用歷史有數千年之久;作為一個概念,也有2000多年的歷史了。但是,應該承認的是:和田玉是一個歷史文化概念,具有明確的產地意義,但卻不是一個科學概念。和田玉自1846年經法國礦物學家德穆爾研究,被確定和命名為nephrite,而nephrite雖然被日本人翻譯為“軟玉”,但實際是個礦物名,與透閃石相等,所以在1978年被國際礦物學會廢止。西方寶石學習慣上以礦物名命名屬于礦物集合體的玉,那么nephrite這個命名究竟是指礦物晶體呢?還是指礦物集合體玉呢?于是產生了國際寶石學界著名的“玉的命名問題”。其實,這個問題在1992年我發表科學論文——“玉的概念、命名、種屬和分類研究”時已得到了徹底的解決。當時,我提出了“主導組成礦物名+玉”的二名命名法,其中的“玉(jade)”是指符合中國古代“玉德”定義的任何玉石,而反映了玉的本質屬性的古代“玉德”描述,被證明實際具有非常明確的、可以操作的科學標準,包括超高的韌性、特征的玉聲、溫潤的光性和致密的質地等。二名法(如nephrite jade、透閃石玉)可以清楚標示玉的組成材料和寶石屬性,所以逐漸為美國寶石學院和英國寶石學會等所廣泛接受和采納。我相信,將“和田玉”人文概念強行囊括俄羅斯玉、韓國玉、美國玉、加拿大玉的做法,不僅沒有遵守前人學者的研究成果,沒有遵守基本的學術規則,恐怕俄羅斯、韓國、美國、加拿大的科學家也不會接受吧。而且,作為國標的軟玉命名,與別的寶石品種的命名,如藍寶石、紅寶石、鉆石命名一樣,不應該標示產地含義,這已成為一種國際共識,所以相應國標制定,不應被地方一己私利所綁架。 鑒于上述,我個人認為,國標關于玉的命名方面應該修改,但是否修改和如何修改,這個權力在行政部門。行政部門在制定相關國家標準時,是有義務尊重和參考前人學術研究成果的。我相信,玉的二名法(如nephrite、jade、透閃石玉)解決了國際學術界在1992年前所面臨的一個難題,本身是有很多優點的,尤其是,最近三十年來新發現了一系列的閃石玉新品種,如直閃石玉、鈉透閃石玉、鈉閃石玉等,特別是最近兩年在新疆發現的直閃石玉新品種,更證明了這種方法的合理性。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