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蜀文化玉器中的玉璋


(2014-07-01)


蔣衛東,1989年畢業于北京大學考古系,曾任浙江省良渚博物院院長,現為中國文物學會玉器專業委員會理事、中華玉文化中心專家委員、浙江省文物鑒定委員會委員?! ∫笊虝r期,在商王朝統治的中原地區周邊,還有虎踞一方的“方國”。不少方國遺址或墓地中,也出土了數量相當可觀的商時期玉器,其中出土玉器數量最多、造型紋飾最別具一格的,首推位于成都平原的古蜀王國。1986年發掘的廣漢三星堆一號和二號祭祀坑,以及2001年發掘的成都金沙遺址,分別出土玉器600余件與2000余件,是古蜀文化玉器最集中的兩次收獲?! ∨c中原地區商代玉器大多出于墓葬的埋藏方式不同,古蜀文化玉器或出于祭祀坑,或集中發現于宗教場所(不排除今后發現隨葬眾多玉器的貴族墓葬的可能性)。與此同時,玉器的質料、形制類型乃至制琢工藝等也頗與中原不同,常見幾何造型的禮器(琮、璧、牙璋、邊璋等)、儀仗性“玉兵”(戈)及工具(斧、錛、鑿、斤、刀等),少見裝飾類玉器,基本不見中原地區廣泛流行的剪影式動物形玉雕?! 」攀裎幕衿髦袛盗孔疃嗲易钜俗⒛康?,還屬各類造型奇異的玉璋。玉璋中,有少量形近狹長平行四邊形的邊璋,形體碩大。其中一件刻畫了山邊立璋、三人跪祀的場景,以毋庸置疑的圖像,印證了璋的禮器屬性。為數更多的牙璋,形制有兩闌式、前端呈深V形及戈形三大類。三星堆出土的一件戈形牙璋,頂端鏤雕一立鳥,器身兩面均線刻一璋形圖案。兩闌的“張嘴龍形”扉牙裝飾,則顯示出受二里頭文化“龍牙璋”影響的痕跡?! ∮耔白鳛槎Y器,到商代晚期時,幾乎已在中原殷商王朝銷聲匿跡,卻在數千里外的成都平原格外吃香,不僅成為古蜀祭祀天地山川、溝通神祇祖先的重要媒介,而且還發展衍生出較多變體,諸如戈形牙璋與長度5厘米左右的“迷你”型小璋,均是不見于其他地區的古蜀“特產”?! “殡S玉器出土的,還有大量的黃金、青銅、象牙等精美文物。其中,夸張怪譎的青銅凸目神人、美輪美奐的鳥魚紋金杖以及太陽神鳥金箔,不僅佐證“蠶叢與魚鳧,開國何茫然”(李白《蜀道難》)中所指的蠶叢與魚鳧兩代蜀王并非虛妄無稽,而且它們與玉器一起,共同組成了古蜀王國最隆重最虔誠的祭品組合,以及迥然不同于中原殷商王朝的社會文化稟性。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