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位玉雕匠能否撐起中國玉雕第一村


(1970-01-01)


相較于名聲在外的舟山核雕、郁舍書畫等特色村,蘇州“迂里玉雕”卻鮮為人知。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小村落,不僅有著自明清起就開始的脈絡傳承,更有 著3000余人從事玉雕的龐大規模。只是多年來甘為他人做“嫁衣”的迂里卻鮮有光鮮亮麗的知名度,更一再錯失自己的發展“機遇”,特別是今年以來,“玉雕 行情”下滑,沒有品牌的“迂里”玉雕首當其沖受到波及。   最近一段時間,光福鎮迂里村村委會“貴客”不斷,一波又一波針對玉雕特色村轉型的調研團隊絡繹不絕。“迂里”、“山墩”兩個證明商標也正式在吳中工商局申請注冊,一個接一個的“巨變”亦在緊張醞釀之中,“中國玉雕第一村”能否就此華麗轉身?   A   蘇州“獨此一家”“玉雕村”3000玉雕匠   蘇州不產玉石,然而以雕刻著稱的光福玉雕產業卻大得有些令人吃驚。   玉雕中的蘇州工以其“空、飄、細”的工藝特點享譽玉雕行業,光福玉雕不但是蘇州玉雕規模最大的地區,更是工藝傳承最為完整的地區之一,而迂里玉 雕可以說是光福玉雕的代表。光福玉雕興起于明清,隨著蘇州地域手工業的形成和發展,光福周邊從事手工藝的門類和從業人員日益增多,特別是自清乾隆始,受蘇 州專諸巷等地玉雕業的影響,一些手藝人涉足制玉,運用鏤、琢、鉆、鑲等工藝精工細作玉器,創造出了“空、飄、細”的藝術特色,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求玉 者。至上世紀八十年代,光福已有四百多從業人員。1976年,光福山墩、迂里、浩度等大隊先后創辦玉器廠,一是為上海為代表的華東地區玉雕廠配套加工,二 是通過外貿出口。經過長期的發展,光福玉雕業的區位優勢、技藝優勢和勞動力優勢逐漸顯現,上世紀九十年代后,玉雕行業迎來井噴式發展,在光福的迂里、山 墩、鄧尉、府巷等村逐步集中了數百家民間玉器作坊,形成了工藝街等大小4個銷售集散地,聚集了光福本地、蘇州市區和全國各地的玉雕從業人員近萬人,大大小 小玉器商鋪數量超過500家。據估算,現光福鎮玉器年經濟總量超過5億元。   玉雕行業作為迂里村的支柱產業,從業人員達3000多人,在行業細分上,涵蓋了原石銷售、到開料、雕刻、打磨、成品銷售等各個環節,還衍生了工 具制作、機床設備銷售、包裝印刷、房屋租賃等附屬產業;在從業形式上,加工制作類的家庭作坊占90%以上,銷售服務類的店鋪(含產品陳列室)占8%,設備 供應等其他類2%左右;在規模上,無雇工的占30%,20人以下雇工的65%,20名雇工以上的不到5%;在從業人員上,本地人約2000名,外來務工人 員約1000名,迂里村僅玉雕產業年銷售額達5900多萬元。   B   作坊式分散經營 缺少含金量的“品牌之痛”   走進迂里村村口,耳畔只聞家家戶戶門口的機器“打磨聲”,路邊隨處可見堆著的玉石原料、時不時地街頭巷尾還能碰上三三兩兩背包挨家挨戶收貨的小 販……這樣的場景在這個村落里早已司空見慣。“生意不好做”,新上任的村主任陸振華對村里玉雕行業進行調研后,不停搖頭:情況非常不樂觀,自去年下半年以 來,“生意難做”成為迂里玉雕各個層面的共性問題,迂里玉雕也遭遇到了近十年來少有的有價缺市、客戶減少、產量下降等困境,經營戶減裁雇員、減少工作日、 暫時停工、甚至退租鋪面的現象也時有發生。   張向紅,迂里山墩村的玉雕經營戶。16歲初中畢業后就跟著家里人學玉雕,如今他也是有著24年雕齡的老師傅了。產品以仿古件為主,靠出口市場。 平心而論,張向紅在玉雕上極盡鉆研,雕刻工藝自然是沒話說,然而慢慢地卻感覺到市場越走越窄:仿古件主要走工藝品市場,以前主要做港澳臺,缺少技術含量, 價格賣不高,一碰上市場不景氣,這類產品的淘汰就首當其沖。   固守傳統,卻沒有自己的品牌。山墩村老書記也忍不住感嘆:當地手藝稍微好一點的,便被蘇州市“相王弄”等地方高薪挖走了。一方面人才留不住,另一方面,村里的玉雕經營戶以家庭作坊為主,單打獨斗,難成氣候。   玉雕戶們以等熟客上門收貨的作坊式經營為主,品牌意識淡薄。來自吳中工商部門的數據統計顯示:截止到今年5月底,光福鎮玉雕個體戶共有90家、企業數13家,而迂里村申領執照的個體工商戶18家,“有限公司”等企業組織形式為零。   C   賣手藝到賣“文化”“迂里”申請注冊商標   府洪敏是迂里村較早走出的一代玉雕師傅。然而在外闖蕩多了,他還是覺得作為光福玉雕發祥地的“迂里”是塊寶。“雖然迂里玉雕對消費者來說還是比 較陌生,然而對于玉雕業內人、安徽、福建、新疆等地玉雕產品批發商、原材料供應商等來說,還是小有名氣。”府洪敏告訴記者,對于專業人士來說,迂里便是光 福玉雕的一個代名詞,所以會有1000多外來人員到這里落戶從事玉雕,“眼下需要做的便是擦亮這塊金字招牌”。作為實踐,府洪敏自己出資在村口修建了一個 停車場,同時他還設想在村口豎起一個門樓———迂里玉雕村。   事實上,缺少專業市場一直是迂里人的一塊“心病”———玉雕戶散布在各家各戶中,缺乏相對集中的銷售市場,外加上交通等原因,外來購玉的消費者 往往止步于光福鎮,導致了迂里玉雕戶在加工制作與市場銷售之間存在脫節現象。能不能在迂里村建一個小型的專業批發市場,讓深巷里的迂里也有一個散發酒香的 窗口?   張向紅最近考慮的則是如何讓產品更新換代。“老題材老做、老做老題材”,目前迂里村大部分玉雕產品在題材選擇、造型設計和雕刻工藝等方面都固守 傳統,客戶走進不同的作坊和店鋪,看到的玉雕產品大同小異。“這暴露出一個問題,玉雕文化同現代文明生活的與時俱進、與現代新生人群消費的結合度、與優秀 藝術門類的優化嫁接較差,精品不多,新品不見,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傳統高端市場的逐步萎縮,同時,大眾消費新市場又沒有得到開發。”而張向紅研發的新品 則是針對大眾消費的一些婚慶產品、受市場歡迎的家庭裝飾品等。   相對于民間自發的探索外,相關部門也陸續介入,也成為“中國第一玉雕村”的推手。   一份以光福鎮迂里村玉雕業發展為范本的調查報告《關于探索“文化富農”工作的調查報告》已擺上吳中工商局局長茅崧崧的案頭。“一件工藝品的價值 往往由主體材質、品牌、文化、技能水平等幾個因素決定,然而迂里玉雕的產品價值,目前還僅僅體現在主體材質上。要讓玉雕成為一件藝術奢侈品,還需要在品 牌、文化上做文章。”據茅崧崧介紹,如何發揮工商在培育市場主體、培育自主品牌、培育專業市場等方面的職能作用,在政府的組織領導下,聯合相關部門,共同 助推全區工藝文化產業的大發展和大繁榮,將是吳中工商下一階段的重點工作,“工商文化富農”工作已經被列為全市工商系統的創新項目之一。目前迂里、山墩兩 大商標已經申請注冊,今后他們將運用母子商標的方式,將集體證明商標和市場主體自主商標結合使用,加速傳統工藝文化品牌化發展,著力培育知名商標、著名商 標、馳名商標。同時鼓勵大師級工藝美術師以自己的名字申請注冊商標,加強知識產權保護。   D   “中國玉雕第一村”呼之欲出?   能不能借環太湖創建國家5A級景區的機遇,讓迂里玉雕走出一條“工藝+旅游”的特色模式?最近一段時間,太湖國家旅游度假區相關部門頻頻出入迂 里村,而在反復調研基礎上,度假區管委會副主任潘向榮的腦海里便有了這個概念。“迂里轉型眼下正當時。”在潘向榮看來,蘇州所在的長三角地區居民出游、購 買能力極強,加上目前區域內流動快的特點,使得長三角地區成為重要的旅游目的地,這為迂里玉雕進一步擴大銷售提供了空間。以度假區為主體的國家5A級景區 創建工作已全面啟動,度假區打造國內一流、國際知名的旅游度假目的地的有利契機,為相關產業尤其是特色產業發展提供有利機遇。同時,度假區正全力打造太湖 科技產業園,做大做強迂里玉雕也為光福鎮大面積拆遷后農民的產業轉型、收入倍增,解決三農問題提供了平臺,指明了方向。   在調研報告里,潘向榮提出了迂里玉雕產業的發展路徑:構建“工藝+旅游”發展模式,以旅游帶動玉雕銷售,不斷豐富產業鏈和價值體系。以迂里村現 有玉器加工點和經營戶為基礎,以迂里村、西崦湖自然形態和山水人文為依托,按照“生產+生活+旅游+體驗”模式,聘請一流專家和著名專業機構制定實施規 劃,建成迂里特色濃郁的玉雕街區和集交流、展示、體驗、銷售、定制等于一體的多功能廳。 針對目前迂里玉雕企業大多弱小的難題,潘向榮建議應積極組建成立迂里玉雕專業合作社,村集體及每戶出資作為合作社啟動資金,建成統一沿街商鋪及 多功能廳,把原本分散的經營戶集中到專業的市場里加工、銷售,并實施統一標準、統一商標、統一對外宣傳,定期舉辦“迂里玉雕”展示展銷會,并通過簽約訂單 和網上交易等手段,逐步構建現代流通經營網絡。同時以規?;?、專業化、集約化的發展思路,建成引領迂里玉雕聯合發展的交流平臺、投融資平臺、現代物流中 心。“突破傳統玉雕生產模式,加快農村向景區轉變,農民向景民轉變。以迂里村的自然風貌和生產、生活、生態為核心資源,最大程度地保留和突出休閑旅游原汁 原味的農家風味,保證鄉村旅游的原真性。村間建設一些藝術創作的工作室,打造藝術村,形成深度體驗精品與5A景區亮點。”潘向榮對迂里玉雕村的前景十分看 好:中國玉雕第一村的華麗轉身應該指日可待!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