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和田青白玉料血淚往事


(2014-07-15)


在新疆地質礦產陳列館二樓門廳東側的木架上,有一塊楔形淺綠色,重約一百三五十千克的和田青白玉料,該玉料玉質細膩、滋潤,它靜靜地臥在木架上,猶如地質礦產展廳的守護神。誰會想到這塊并不引人注意的玉料,還會有一段鮮為人知已被歷史遺忘悲壯的血淚傳奇?! r光倒轉到上個世紀初,公元1905年11月6日,據周正等人(《中國寶石》1997年第1期67~69頁)“軟玉伴慈禧”一文,是清朝晚期執政長達 48年,慈禧太后“老佛爺”七十歲壽辰,全國各地官員都要上貢祝壽。她在收受了眾多的貴重和田玉器同翡翠精品與紅藍寶石之后,又下了懿旨:在她“百年”之后,其寢宮中制作停放棺槨的大玉座,必須同她的威嚴和榮耀相匹配,這一次,她選中的是新疆和田玉類的青玉。懿旨下達給了新疆巡撫聯魁(新疆各縣衙門已設立有線電報房)?! 陆吞镉竦氖妨嫌涊d,出產和田玉大玉料的玉礦惟有西昆侖山中的密爾岱山。地方官員領旨后,采玉需要動用多少人力,沒有記載。據《葉城縣志》(新疆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16頁,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葉爾羌辦事大臣高樸盜采販賣玉石一案曾征發民工3 200人。推測此次采玉的工匠、民工及監護的綠營兵等的數目,恐怕不下千人。采大玉料人馬,由塔克拉瑪干大沙漠西緣葉城縣集結,前往葉爾羌河山口的卡群,向支流棋盤河上游居民點進發,略作準備便溯源而上,攀登群山中海拔4000~4 500米以上冰峰雪嶺中的密爾岱山玉礦。劈石采玉,完全依靠鐵錘、楔子、鋼釬等簡單工具,憑借維吾爾族與漢族工匠及民工的聰明才智,在寒冷中經數月的勞作,歷盡千辛萬苦,采出了一塊淺綠色的巨大青白玉料,又經工匠六面鑿平。整塊玉料長約3米,寬近2米,厚1米多,估計重20噸,為北京故宮現存最大玉件 “大禹治水圖”玉山的玉料(重5.33噸)的3.7倍,是新疆向清廷人貢的和田玉大玉料中迄今最大的一塊?!颈尘百Y料:據唐延齡等人(《中國和闐玉》 278頁,新疆人民出版社,1994年),乾隆四十一年至五十三年(1776~1788年),“九龍饔”和“福?!钡暮吞锴嘤窳现厮那Ы?清衡),“丹臺春曉圖”與“壽山”的密爾岱玉料重三千斤,“大禹治水圖”的密爾岱玉料重九千斤(折合公制5.33噸)。據唐延齡等人(同上,299頁),嘉慶四年 (1799年),在密爾岱山采到大玉三塊,其中青玉重萬斤,青白玉重八千斤,白玉重三千余斤,由新疆地方政府向清廷入貢,運輸非常困難。運至和碩縣城東 48千米和田處,此時皇帝下詔罷之,玉就地放置,該地隸屬喀喇沙爾(焉耆)管轄,維吾爾語“三塊石”譯音鳥斯塔拉,即謂該處地名,載于《西域水道記》。 20世紀初,謝彬路過此地,只見青玉,迄今三塊大玉已不知下落。筆者回憶,1998年5月,陪伊犁來的錢昌金老板,在烏市幸福路或延安路東南高坡一民宅平房外道邊,曾見一塊長方形大玉料,玉質外觀較雜似密爾岱玉,約有數噸重。玉主講是從南疆一個山口下挖出運來,猜想有可能是烏斯塔拉最后那塊青玉,浮現人間。城建改觀,無處尋?!俊 〔傻么笥窳喜蝗菀?,把大玉料運下高山到鄰近鄉鎮也不容易,要把巨大玉料運到京城談何容易!【背景資料:據唐延齡等人(同上,307~308頁),“大禹治水圖”玉山的玉料,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采自密爾岱山,新疆各族勞動人民,用了3年時間,千辛萬苦。清代詩人黎謙亭寫道:“于閉飛檄互宇布,大車小車大小圖,軸長三千五尺咫,斬山尋水沒泥途……日行五里七八里,四輪主角千人扶?!鼻∷氖迥?1780年)入貢,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閆五月圖樣交揚州廠,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雕成,玉山銘刻“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寶”與“八徽耄念之寶”?!俊 r光回到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清朝由盛世技到末世,國力人減。慈禧太后的奢侈和邊疆大吏采玉求大的貞功與昏庸.卻有增無減。面對運送三萬三千六百余斤重前所未有的大玉,不僅無力制作更大的鐵車,就連百馬拉干人扶亦難達到。難度之大,遠遠超過了客觀的可能?! 【薮笥窳希谏缴狭骅徠剑酌婺ス?。利用高山上低溫和山緩坡的積雪,可將大玉料精心巧妙地滑至谷底?在大雪封山、河水結凍時,將大玉再沿狹窄河谷運出山口。數百名運玉人,將大玉的光滑面朝下,用圓木墊在玉料下面,采用幾十匹馬拉、上百人推、棍撬,輪翻動作移動圓木徂前墊,驅動大玉料緩慢向前移動?! 《臼沁\大玉的最佳時間。運玉人就在路上潑水凍冰,沙漠北緣找水也不容易,輪番墊圓木,馬拉人推,艱難地驅動這件龐然大物。南疆塔克拉瑪干大沙漠邊緣的小塊綠洲之間,數百華里無人煙,幾百人的食糧和上百匹馬的草料耗費量甚大,最可怕的是常有斷糧的危險,堅韌耐勞、協同動作,運玉路上累死、病死的民工,據講達三百多人?! ∵\玉隊伍的人員和馬匹不斷替補,奮力向前,難以想象的辛勞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運送著大玉料緩緩行進。三年多千余天過去了,正當大玉料運到距密爾岱山玉礦出山口卡群有近1000千米和田(一千九百余華里)的庫車縣舊城時,運玉工的萬般痛苦和他們的忍耐到了極限,反抗的怒火一觸即發之際,1908年11 月15日,慈禧太后在北京紫禁城內儀鸞殿駕崩的消息,通過有線電報從京城傳來,運玉人群狂怒之下,把所有苦難和怨恨都傾泄在這塊最大的珍貴玉料上,他們砸碎了這塊大玉料,中塊和小塊玉料,混亂中有的被人搬走,有的被扔進了庫車河里,只剩下兩塊搬不動的玉料?! ≈豢上ЬS吾爾族和漢族的采工人,在西昆侖山巔,忍饑受凍勞作數月,發揮出聰明才智,當年竟然采出并鑿磨成形一塊巨大玉料,被極為細心又相當神速地挪動下山運至山口,并在松軟不平的大沙漠北緣古道上,使用最原始的方法,在三年左右居然向東挪動達近1000千米。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跡,但運玉人,在突發事故時喪失理智,使得數百采玉人和運玉人經受長達四年之久用苦難和智慧所獲得的無價之寶破碎了,事后已是追悔莫及,不少人帶著負罪感,向著當地圍觀人群講述運玉路上苦難和不幸,以減輕內心恐懼與不安……  1949年11月,新疆庫車縣解放,縣長丁立南留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二軍五師十三團進駐庫車。經歷清末天崩玉碎,和民國社會動蕩,兵荒馬亂,與1949年2月地震及10月國民黨騎兵團嘩變兵災,遺留下來的兩塊玉料,作為清代文物被新中國庫車縣(舊城)人民政府存放在縣委大院里?! ?965年5月,中國地質博物館胡承志先生赴新疆,在庫車縣委招待所,被院內的青白玉料吸引,住足觀察,陪同的縣領導介紹了57年前該玉料催人淚下的不平凡經歷。胡先生頗有感觸,當即以中國地質博物館的名義,提議征集這塊玉料作展品,縣領導欣然同意,將大件玉料贈予中國地質博物館,小件玉料贈給新疆地礦局。后經胡承志先生親自安排,兩件玉料用汽車妥善運抵烏魯木齊,小件玉料移交給新疆地礦局,大件玉料由火車分段運輸,同年9月運抵北京。于是,這件飽含著新疆維吾爾族和漢族人民血淚的昆侖山上來客,在首都北京中國地質博物館東大院內展出,其底座標牌上寫著“庫車縣贈”。兩塊清代遺存密爾岱所產和田青白玉料文物,分別供北京和烏魯木齊的廣大參觀者觀賞、攝影留念?! ∵@兩塊清代遺存的青白玉料,記錄著新疆南疆人民和自然搏斗的大智大勇,記錄著新疆少數民族和戍邊漢族對中華母親的忠貞。告訴參觀者,記住新疆維吾爾族和漢族采玉人與運玉人驚天地泣鬼神的壯舉,以及沉痛的教訓。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