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昆侖貢玉軼聞(二)


(2014-07-15)


高樸玉案與乾隆的玉禁政策  高樸玉案是由一起人事調動發現的。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三月,葉爾羌阿奇木伯克鄂對病故,駐葉爾羌大臣高樸奏乾隆以其子繼承父職。乾隆認為:如此處理與唐代藩鎮制度無異,顯得葉爾羌阿奇木伯克一職,成為他家的世職,為防微杜漸,乾隆諭令:鄂對之子調補喀什噶爾,將喀什噶爾阿奇木伯克色提巴爾弟調至葉爾羌。玉石這起人事調動使得當地人民敢于傾吐前人伯克鄂對與高樸勾結攤派徭役,勒索人民,串商出售官玉等為非作歹情節。高樸預知情況不妙,于是以元寶 2500兩交通事(翻譯)薩本薩克轉新任伯克,以便息事寧人,新任伯克封貯元寶,向烏什辦事大臣永貴告發,永貴立即轉奏乾隆?! 「邩阍瓰槭汤?,其祖父高斌曾為慧賢皇妃之父,其父高恒曾任鹽政、叔父高晉為兩江總督。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乾隆“欽差”高樸頂替瑪興阿出任葉爾羌辦事大臣。高樸以皇侄自恃,貪婪無度,膽大妄為?! 〈饲?,葉爾羌密爾岱山已久經封閉卡倫看管。宮廷用玉,由專管大臣達三泰駐葉爾羌經理,高樸到職勾結達三泰,公開出售“官玉”,為掩人耳目,向乾隆奏報:防范民間采挖玉石很難,擬請民間年組織采撈,乾隆準奏。高樸乘機組織民夫三千,在三千之外又私證民夫二百,這三千二百名采玉的徭役,工作長達五個月之久,農事荒蕪,又兼科派民間天罡(騰格)。普爾(銅幣),民怨沸騰,幾乎釀成另一個“烏什事件”?! ∮捎诟邩愦税干婕懊娲?,乾隆下令在全國范圍跟蹤追查;緝拿在途運輸車船,令軍機處查抄了高樸在京的家產,抄出高樸寫給傭人李福、永常在蘇州、江寧貨賣玉石、采購玉件的信件,順藤摸瓜、張網捕捉。在蘇州查出高樸打著“兵部右堂”旗號官衙的連檣船隊,查出玉石及其制品40余箱,拿獲為他銷贓的家人張明遠及十萬兩的玉料玉件,其中一件整體雕琢的玉石如意,開價白銀4000兩,正待辦貢督撫覓購?! ≡谥彪`(今河北等地)截獲高樸家人永常押運九量大車裝載的玉料4000斤;在甘肅固原拿獲替高樸囂張的趙鈞瑞;從地下挖出埋藏的玉石。此案清查出高樸在葉爾羌任職二年期間收受伯克賄賂、販賣玉石,貪污白銀一萬六千兩,黃金五百兩及占有無法統計的珠寶玉石的罪行?! ∪笭可?0余人,乾隆處死官員四名,其中葉爾羌伯克阿不都舒庫爾和卓,以慫恿高樸收取賄賂二千兩罪,連同高樸于事發當年在葉爾羌城外處死;欽差采玉大臣達三泰以慫恿高樸罪在壓京途中處死;什呼勒伯克國普爾也傳旨斷不可留?! 〈送?,葉爾羌幫辦大臣叔寶,因與高樸同城匿情不報,押京治罪;總理回疆辦事大臣綽克托為高樸帶玉返京,傳旨革職;兩江總督高晉為侄子高樸發給護牌,偽充欽差辦貢,傳旨申斥;蘇州馴服楊魁為罪犯徇隱罪行,自行議罪具奏;蘇州織造舒文徇情故縱,代高樸上稅過關,降職為幫辦織造;準關監督寅著包庇罪犯,私玉過關消弭罪責自行議罪;江寧薩載匿不上聞,自行議罪;山西稽查巴延三放縱瀆職,自行議罪;固原知州那札善失職解京候審;安肅道(尹)陳之銓家人漁利革職;庫車辦事大臣常喜拿獲私玉,自行消弭交部議處;五品伯克邁底雅爾賄賂高樸銀兩查辦;已故鄂對無法施刑,追削其子鄂斯滿所襲貝勒職銜;高樸家人沈泰等“致今伊主獲罪,一同正法”?! 「邩阌癜笟v時一年,除玉產區外,還波及阿克蘇、庫車、辟展(今鄯善)、哈密、涼州、肅州、蘭州、安西、西安、襄陽、以及揚州玉作地——梗子街、肅州的玉石商店、作坊,沒收了沒有票照及與高樸有牽連的玉石或制品。由于牽涉官員辦貢,最后不了了之。乾隆表示:“應知此等大玉……非賣給鹽商即售與督撫,若徹底根查究及督撫、鹽商尚復成何事體”,乾隆也意識到大量的徭役將影響地方的穩定,于是決定將高樸科派葉爾羌人民的騰格(天罡)、普爾(銅幣)照數發還。所有參與采撈玉石之三千二百名人民免除其應征次年(1779年)稅賦?! ∏∷氖?1778年)十一月再次傳諭:“若經此次查辦之后,復有私赴新疆偷販玉者,一經查獲即照竊盜滿慣例,計贓論罪,不復寬貸”?!懊軤栣飞揭擞肋h封禁,當令守卡兵丁嚴行稽查?!?瑪納斯碧玉同時封禁)?! 「邩惆讣l生前,葉爾羌、和田玉河、玉山雖然實行封禁皇家壟斷,但未明令禁止玉石流通,玉石產區的人仍然還可以找到玉,攜玉出境銷售,境外的商販亦可在新疆及沿途收購,有的經營商販形成團伙,類似股份公司。據《清實錄》載:乾隆四十三年高樸玉案內外,很多合伙出出資經營玉石商人,他們多則十多人,少則數人,這種組織“每起合伙人數多寡不一,各人所出本銀多寡不齊,玉石所賣銀兩照股份收”。這種股份公司經營形式的出現不能不說是一種社會進步。高樸一案拿獲的趙世寶團伙從新疆到南方經營玉石四批,重達四千斤,賣出蘇平銀14.1萬兩。在西安拿獲吳芑洲七人合伙經營組織販玉1367斤,他們是在阿克蘇及肅州以綢緞等貨易玉或以玉抵收貨款所得。此外還有石雷英、楊添山等合伙經營組織這些販玉者,有的雖與高樸案無關,大多受到沒收玉石的處分,這對于新疆當時的經濟發展簡直是一種災難性的打擊?! 「邩阌癜负?,玉石流通視為非法,經營者一經查獲計量判刑。然而官運攜帶玉石,商人販玉花樣翻新仍然發生。有的人叢阿克蘇購玉通過伊犁、烏魯木齊、哈密入關;有的人將大車車轅掏空帶玉闖關;還有人叢瑪納斯攜帶碧玉入關。乾隆一直命令沿途嚴格緝拿,并經常申斥陜甘總督、關卡官員、烏魯木齊都統、南疆辦事大臣盤查不嚴,處理過輕。葉爾羌參贊福嵩,返京預先發信沿途一站搜查其家人,唯恐家人攜玉招災惹禍。此期間一名安集延人販玉,壓京擬絞(后來朝覲伯克奏乾隆免死);回疆官員 特通額家人郭三攜帶玉石被正法;甘肅商人蘭貴寶販玉一百斤處級決;民人海生蓮、馬成保因販玉被流放;乾隆六十年二等侍衛恒義、軍校佛津寶代江南玉商夾帶玉件數十件,被解交葉爾羌革職??磥砬r代玉禁措施相當嚴格?! 〖螒c解除玉禁  乾隆五十四年葉爾羌伯克玉素甫派民工,采得大塊玉三塊(一青、一蔥白、一白)。青的重一萬斤、蔥白玉重八千斤、白玉重三千斤。大臣伯克投乾隆所好,整體運往北京?! ‘敃r新疆戈壁連綿、沙漠千里,既無公路,又無汽車,僅有驛路一種稱作輦的木輪大車靠馬拉運,沿途之上征用徭役,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由乾隆五十五年起運到嘉慶四年共用八年時間,至和碩之烏斯塔拉,所經過的地方均須提供糧草民夫,地方怨聲載道,雞犬不寧?! 跏厕k事大臣都爾嘉曾將勞民傷財的情形報告嘉慶方得知此事,嘉慶下令:“不論這些玉石運至何處,立即拋棄,不再運送”。此年五月嘉慶下令:“嗣后回人,得有玉石準其自行賣與民人,無庸官為經受,致滋紛擾”。又說:“新疆玉石不論已未成器,概免治罪,民間玉料,即準流通該處(指葉爾羌和田)卡倫即成虛設亦如所請,一并裁汰”。還說:“總宜嗯養回民,疆宇寧靖是朕至愿,玉之多少何足輕重?”  嘉慶十一年喀拉沙爾(即今焉耄)辦事大臣玉慶,再次上奏嘉慶,請求將已棄擲之玉招商認賣,嘉慶皇帝斥責玉慶:“所奏圖利失體,斷不可行……毋庸運京,仍應在該處處置“?!彼k竟不遵奉前旨,荒謬已極,試思玉塊重至數千斤,其運送車輛需馬五六十匹三十四匹不等,另需僉派回民數十名,又恐越嶺過河,疲乏傷損需將馬匹回子照數預備一份,以便更換,而沿途各處,皆須派員幫護。種種煩憂,舉致此無用之物,實屬輕舉妄動,朕不貴異物,務恤遠人,節經降旨令其不必遠送,朕實天性不喜珠玉,非故為矯情之舉,是以淳淳停止貢獻,今玉慶必欲將此玉料銳意運京,不顧地方紛擾,是存何心?玉慶著傳旨申飭并交宗人府議處?!薄爸{補伊犁領隊大臣令其自備資斧前往,仍交松筠(伊犁將軍)嚴力口管束……”  嘉慶時期一改乾隆實行玉禁的做法,回復了新疆玉石的流通,撤消了玉產區卡倫,在完成貢玉采撈后,不再禁止民間采撈。允許新疆回民攜玉進關,允許南方工匠赴新疆收購,因之馳禁之后販玉的商人發財致富的頗多?! ≈钡郊螒c十七年(1812年),宮廷造辦處歷年所積玉石不可勝數,長途驛運勞費,貢玉數量方由4000斤定為2000斤。道光元年間(1821年)因庫儲豐足而停貢?! 〖螒c四年(1799年)棄置烏斯塔拉的三塊大玉45年后,林則徐謫戍新疆路過和碩時,尚完好存于當地。又70年后,北洋政府財政部委派湖南督軍府謝彬考察新疆,他親歷南疆,于其所著《新疆游記》中記述:“烏斯塔拉市北田中有玉一塊,體積視南方方棹略小……今殘存系大者,而次者小者已被人零截盡矣”。民國期間因有了公路及汽車此玉被拉至烏魯木齊西公園“閱微草堂”南一長亭處放置,凡烏魯木齊老人均了解此事。玉被截殘,1975年北京來人將其調往,據說為朱德副主席雕像制作了底座。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