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如何應對緬北翡翠礦關閉


(2012-08-08)


最新消息顯示,從今年6月起,緬甸礦業部關閉了帕敢等緬北地區大部分翡翠礦,這讓云南翡翠商人們情何以堪?瑞麗翡翠原料市場影響巨大,也讓云南玉商們陷入了種種猜測之中。業內更是判斷,翡翠價格可能會再一步上漲。   近鄰的區位優勢不再,云南玉商將如何扭轉被動局面?   緬甸關閉翡翠礦,對世界而言,也許是一種損失。對于云南,更有著一系列連鎖反應。   對于世界,緬甸是聞名的翡翠礦石開采地,是全世界唯一的產有翡翠礦石的地帶。然而,就在這個專屬緬甸北部密支那地區,翡翠讓這個不起眼的地方成為了世界的寵兒。這個長約250公里,寬約60-70公里,面積約3000平方公里的地礦帶,是否真的資源枯竭了呢?   從歷史說起,翡翠礦的發現早于1871年,開采始于公元13世紀。那時候,世界便知道緬甸有著那種“水潤透綠”的玉石,非常惹人喜愛。尤其是中國人,從明末清初便風行一時,人們將它作為飾物佩戴,表示吉祥與健康,美麗與時尚。   有了市場,便有了開發,總體來看,各國到緬甸進口毛料的國家,以中國為主,而中國,要數云南第一。   緬甸翡翠的出口,也正好可以劃出一條清晰的運輸路線來。但無論如何變化,經歷了近300年的變化,云南卻始終彰顯出與緬甸礦產區為鄰的區位優勢來。進口原料,以云南騰沖為最早,而后經歷了一些政策變化,瑞麗也成為了進口地。   20世紀以前,翡翠進口到云南騰沖、大理等地集結后,轉運到中國內地。   但到了20世紀初,翡翠原料特別是高檔色料,絕大部分經緬中、緬泰邊境再轉口到中國香港、中國臺灣地區,以及東南亞國家。到了1980年代,隨著中緬邊境貿易的逐步發展,翡翠原料大量流入云南境內,再到內地。   上個世紀50年代,翡翠毛料轉移向泰國清邁,在清邁形成翡翠交易的主要市場,每年成交額幾億美元。   翡翠商業版圖的變化,是世界翡翠產業大洗牌的結果,新的翡翠產業結構再一次凸顯了中國云南的角色地位。而云南騰沖自古就是中國西南重要的陸路通 商口岸,與緬甸北部盛產翡翠玉石的克欽邦一衣帶水,古代南方絲綢之路和著名的史迪威公路就經過騰沖直貫緬北進入南亞,成為最便捷的“翡翠通道”,騰沖也因 此成為歷史上有名的翡翠加工貿易集散地。   緬甸媒體   因為地方武裝沖突導致關閉緬甸政府為何關閉帕敢地區的翡翠礦?   帕敢是緬甸最主要的翡翠礦產地。此番緬甸礦業部宣布關閉緬北大部分緬甸礦,無疑對于長期經營翡翠產品的云南玉商而言,是一記悶雷。   國內玉石專家張位及說,緬甸北部帕敢地區翡翠礦床地質很好,帕敢地區的玉石礦是緬甸最主要的翡翠產地,緬甸出產的翡翠有接近一半產自帕敢。緬甸媒體報道中提到,關閉翡翠礦,與當地地方武裝之間的沖突有關。   向緬甸官方詢問此事,其所答比較含糊,甚至有“資源枯竭”的說法。   那我們不妨來了解一下緬北帕敢地區的翡翠礦情況:   這源于2001年緬甸政府的規定,所有玉石毛料必須到仰光參加公盤交易,同時限制毛料從陸路運往各邊境口岸。這個規定割斷了云南延續數百年的產業發展鏈條。   直到2009年,經過云南省政府與緬甸政府的溝通與交流,最終放開了翡翠毛料陸路進口的限制,恢復了陸路進口的通道,凡經仰光公盤完稅后的毛料可以經瑞麗進入云南和中國。   第二次陣痛:   正因為經歷了翡翠成百倍的上漲,如今翡翠進入一個“發燒”的階段,“一個行業,溫度太高,必然會傷元氣。”由于長期的快跑,翡翠市場終于支撐不住了,需要歇一歇,大約就從2011年中期開始,翡翠市場進入自動調整時期。   第三次陣痛:   緬甸政府規定關閉緬北帕敢地區翡翠礦,這一消息無疑是一記重拳,重重地敲在了玉商們的心上,這次陣痛,現在才剛剛開始,看不出端倪,還需要揣 摩。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這個“關閉”是長期的,那翡翠市場就會難以為繼。那時候,翡翠的流通物品,就是那些成品,或者還有一些囤積的毛料而已。   經歷短板 重做加工   經歷廣東后起的競爭壓力,云南決定面對這一嚴峻現實,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2011年,云南業界出現一個新的呼聲,“做大做強加工業。”   玉商學者、珠寶鑒定評估專家、云南省寶玉石專業委員會副主任摩太曾認為,云南珠寶人才、加工、設備、資金、物流等限制,加之廣東寬松、優惠的政策環境吸引,使得云南玉雕人才流失,因此,云南要做強加工,就是要培養人才。   云南玉石專家羅慶昌說,云南相關產業鏈不完整,在玉石深、精、尖的加工工藝、技術、人才等方面都無法和廣東相提并論。云南僅具備部分毛石和制成品“集散”的功能,中間利潤豐厚的加工環節卻被廣東壟斷了,這是云南翡翠產業發展面臨的最大短板。   云南省文產辦常務副主任田大余說, 從“玉出云南”到“玉回云南”,是一個特技動作。   云南怎樣玩好這個特技呢?   從政府重視開始,出臺相關產業優惠政策。云南省政府專門制定了振興珠寶玉石產業的規劃,提出“玉回云南”,但如何讓產業按著規劃發展成為珠寶業和文產業的重頭戲。   要振興云南珠寶玉石產業。需要云南作出整體規劃。2011年2月,云南省人民政府印發了《關于加快石產業發展的意見》,其中指出,要用5-10 年時間,把云南省建設成為中國珠寶玉石產業大省和世界重要的珠寶玉石集散、銷售和加工中心。到2015年,產值達760億元,從業人員達90萬人左右。到 2020年形成“ 世界玉石云南賣”的市場優勢,具備開發不同檔次珠寶玉石的能力。   一幅藍圖在勾畫,云南計劃重點建設1個中心、3大特色區域、3條銷售熱線。目前,云南省已初步形成了一個以昆明為中心,西南延伸到普洱、西雙版 納,西北延伸到大理、麗江、香格里拉等風景旅游區的終端零售市場,再加上瑞麗、盈江、騰沖等珠寶玉石傳統口岸的批發、加工、零售市場和產業基地,云南珠寶 玉石已具備打造一個大產業的基礎。   每年舉辦昆明國際玉石博覽會,也是期待打造更大的交易平臺。   各方說法   帕敢翡翠礦關閉的陣痛——“回暖之后再遇寒流怎么辦?”   政府官員   云南國土資源廳副廳長、云南石產業聯席會議辦公室主任李連舉:   “做強加工業,就做好了市場”   原本我們有信心,計劃用5年時間,將云南的優勢挽回來?,F在也不能輕易將信心流失。云南要做足做好的是加工產業,加工一旦做起來了,確保云南緬玉能奠定在東南亞市場的地位。   但是目前遇到的這個現實問題,我們也在進行研究對策,緬甸政府的規定,有時候也是充滿變化的,下一個半年,緬甸也許又因為云南銷售市場的功績而改變規定,這些都只是揣測,我們也會積極努力地去談優惠政策。   如果翡翠毛料不能提供,這是全國乃至世界性的,也非我們云南遇到這個困難。我們需要做的是,將玉石產業打造出新的局面,而翡翠其實只屬于其中一 個種類。我們要有信心做好玉石加工,這樣一來,在彩色寶石,還有我們的黃龍玉,或者是未來也可能出現一個什么新的玉石品種需要我們來精細雕刻的時候,我們 有了技術和人才,有了一流加工和創意,一切將可迎刃而解。   云南省文產辦專職副主任田大余:   翡翠未來“拼文化”,我持樂觀態度   我曾經說過,隨著高端原料的日趨緊缺、玉雕藝術的發展和社會公眾藝術鑒賞水平的提高,翡翠會逐步從珠寶時代走向珠寶文化時代,翡翠交易不是買賣大自然的石頭,而是文化產品、藝術產品的交易。   對于緬甸政府封閉翡翠礦的消息,我們還來不及最終確認它是否還會再次開放,但是我們做的這些個準備,是在有序中進行的。不論什么條件下,只要拿到毛料,上好的毛料,我們就要做成精品和高端產品,符合我剛才說的我們進入了一個“拼文化”的時代。   云南石產業的現狀與前景,我認為是“功夫在石外”。   對于翡翠未來的市場前景,總體上我持樂觀態度。我認為,云南要打算走奢侈品市場,將玉石獨有的價值展現出來。   專家觀點   世界級珠寶玉石專家摩太:   政府要扶持成長期的珠寶企業   這個消息無疑很不好,但也不是完全不好。我們引起重視,還需要喚起政府與政府間的合作,需要政府扶持成長期的企業。   比如翡翠毛料,關閉了就意味著大部分沒有原料進口,也就談不上更深度的加工批量和市場,也會使一些玉石企業倒閉。   但也有一些企業會發達起來,對于那些已經收藏了的上好品種的玉石,真正地能體現“黃金有價玉無價”的身價。   不過,云南不要聽到壞消息就難受,聽到好消息就竊喜。這個消息也不一定是壞事,從產業鏈來說,確實缺少了貨源,但這個行業也不會說倒就倒了。   珠寶玉石專家、黃龍玉協會會長葛寶榮:   原材料上,我們還有黃龍玉   翡翠讓很多人玩得戀戀不舍,玩得欲罷不能。如今,翡翠的價值已經達到了頂高值。   云南人繼續玩翡翠,其空間會慢慢狹窄,一是原材料的供應有限,二是緬甸政策的限制。我們還要堅守翡翠市場,是因為我們不服輸。   愛拼才會贏。我們在固有的翡翠市場上,似乎一會兒是贏家一會兒是輸家,但我們在黃龍玉市場上,卻是絕對的贏家,因為原材料是我們云南的。我們可以兩手抓,兩手都要硬,抓住翡翠不放手,給力黃龍玉再造輝煌,彩色寶石也要大放光芒,這也是硬道理。   我說的緬甸政策的限制,一直是高手級的翡翠商們在研究的事情。這個事情還會一直研究下去,他們在變,我們也要求變。   云南商家   瑞麗子濠珠寶行:   雖然艱難,不離不棄   俗話說,“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我們的壓力那是相當的大。   看到有的同行轉行了,看到有的店鋪開不下去了,一度都想支撐不下去就關門吧。   但是又有不舍,市場調整是有規律的,低谷過后又往上走,這是不定性的。   今年的石博會,我們的成交就不如往年,我覺得這是整個大的經濟氣候疲軟造成的,即便如此,翡翠行業仍然讓人不舍不棄。   緬甸關閉帕敢地區翡翠礦,我們也只有到二手市場去買毛料了,不過估計真的會漲高。那樣一來,成本就高了,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做好。   廣東商家   廣東綠云軒張啟明:   做品牌的云南會讓翡翠市場強大   對于最近緬甸關閉翡翠礦的消息,我們聽了很震驚,不過隨后又淡然了,就當這是資源枯竭了,這一天遲早都得來的,不是一個人做準備,而是一個產業都在作應對。所以,先觀望著吧。 不過,我感覺,翡翠最大的市場還是在中國,大家都愛到云南買玉,這個市場決定了翡翠的價值,所以,估計云南還是會有機會進口到緬甸翡翠毛料的。就看吧,一切都只是在猜想。如果云南有機會,我們就來云南投資。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