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器國標"年內或要發布


(2012-09-11)


近日,國家標準委員會正式完成由揚州玉器廠領銜起草的《玉器雕琢通用技術要求》立項,并通過備案,至此,全國唯一玉器“國標”將有望年內頒布。   揚州為何牽頭制定玉器“國標”?制定全國統一的玉器雕琢標準有何意義?“揚州工”又在“國標”中起到何種舉足輕重的作用?本報記者探營玉器“國標”,揭秘玉器國標制定背后的故事。   發布   玉器“國標”呼之欲出   2011年3月,根據國家標準委員會和中國輕工業聯合會的要求,中國工藝美術協會成立了以揚州玉器廠為組長單位的標準起草小組。   2011年4月,完成了《玉器雕琢通用技術要求》(征求意見稿)的修改工作,形成送審稿。   2011年7月,《玉器雕琢通用技術要求》國家標準審定會議在揚舉行,完成報批稿。   上周記者獲悉,國家標準委員會已正式完成立項并通過備案。全國唯一玉器“國標”將有望年內頒布。   歷程   全國琢玉人關注   2011年的煙花三月,在揚州滿城芬芳,四海賓客紛至沓來的最美時刻,揚州這座文化名城的工藝匠人們也迎來了他們心里最美的時刻。   《玉器雕琢通用技術要求》,當一份打著黑體加粗的這一行字的送審稿文案呈現在揚州玉器廠老員工、標準主要起草人謝一明的面前時,她激動地說,“終于完成了幾代人以及全中國幾十萬從業人員的愿望了!”   熬了若干個日夜的她終于松了一口氣?;仡^看來,自標準起草小組第一次會議暨標準研討會在揚州舉行之后,對于玉器“國標”的關注在全國行業內掀起 熱潮,業內人士普遍關注,不放過關注每一步玉器標準制定、審核等進展。細心的人不難發現,在百度搜索輸入“玉器 國標”等關鍵詞后,出現的相關結果多達1,860,000個,從側面也反映玉器國標在業內的熱度。   以“揚州工”為藍本   “在全國玉器市場日益繁榮的今天,制定全國統一的玉器標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謝一明說,這也是當初為何揚州玉器廠不惜投入資金積極組織玉器 國標制定的原因。在剛開始的討論稿中,起草小組成員首先拿出了揚州玉器廠的廠級標準,為統一全國各地的玉器行業特點,起草小組又結合北京玉器廠、上海老鳳 祥、南陽拓寶玉器有限公司、廣州南方玉雕廠的標準進行整合、修改,終成初稿,成為真正意義上全國唯一玉器“國標”。其中,不少標準規范、操作技巧和方法, 都借鑒了“揚州工”的術語,連一些揚州老藝人都覺得倍感親切。   反復打磨吸收南北特色   2010年,在揚州玉器廠的牽頭之下,玉器國標的制定提上了議事日程,隨后兩年中間經過了數次會議進行討論、審查、審核,直至定稿上報。   “太不容易了,“國標”也像是大師的玉器精品一樣,是經過反復"打磨"的。”揚州工藝美術協會秘書長華萍說。   據介紹,玉器“國標”的內容詳盡而專業,標準規定了玉器的分類、工藝要求、質量要求、檢驗方法和檢驗規則、標志、包裝等內容,適用于以天然玉石 為原料,經雕琢、拋光等工藝制作而成的玉器。其中,光在具體分類上,就從五大品類具體到了九大類,吸收了南北之特色,主要分為:人物、花卉、器皿、雀鳥、 動物、山子雕、插牌、配飾、把玩。   借鑒現當代美術理論   標準的制定分為三個階段:即征求意見稿、送審稿和報批稿。   由揚州、北京、上海、南陽等地的行業代表牽頭討論形成征求意見稿,再經由復議形成送審稿、報批稿。在第一個環節中,各地的企業代表、精英、玉器 大師結合各自本土特點,盡量包羅萬象,融百家之長,比如,在揚州“拋光”一詞,在北方就稱作“打磨”;在揚州匠人口中經常說到的“了手”這一術語,在其他 地區卻從無考證,因此必須兼顧全國大部分地區。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以往任何一家單位的玉器標準中,對于理論術語的規范化都無建樹,而作為國家標準的制定,在“定性”上就更為嚴格和慎重,比如在“國標”中,記者發現,第一次借鑒了現當代美術理論,在描述上甚至出現了“張力”、“線條要有力度”等美學詞匯。   意義   今后藏玉或有標可依   保護不可再生資源   江蘇省工藝美術大師田翔從玉石的自然屬性進行解讀。玉石屬于不可再生資源,與石油不一樣的是,玉石無法事先探明儲量,這樣的資源就更顯得珍貴。“近年來,我們從業人員在制作玉器的時候就愈發明顯有一種心理擔憂,怕浪費,也浪費不起。”田翔說。   在玉器國標報批稿中,記者發現對“玉石的運用”特別作了說明,強調了對原料進行挖“臟”去“綹”時的注意,在一些受玉石特性限制或其他原因而難以去盡的瑕疵處,要運用設計的眼光巧妙躲綹,這就盡量避免了對原料的浪費。   評獎評級有標可依   在玉器行業內,每年的大小型展會、交易會多達千個,其中的獎項評比活動也有幾十個,加上民間評比活動,全國獎項評比有幾百個之多。然而,就算我 們孰知的西博會、工交會、廣交會、百花獎等活動中,擺在評委面前的評審標準各不相同,評委自身的標桿也各不相同,因此,每年因評獎結果不能服眾的事件也難 免發生。   有了玉器“國標”以后,在一定程度上就形成了規范的、有據可依評價體系。   消費品市場亟需“標準”   從20世紀90年代初開始,由于市場需求量增大,和田羊脂白玉、白玉價格成幾何級數態勢增長。   目前羊脂白玉仔料價格已上升到每公斤200萬元,和田白玉仔料已達每公斤30到40萬元。   對此,揚州玉石料市場副總經理張維林分析,在玉器消費市場日益紅火的今天,玉器消費品投資者在涉足玉器收藏的時候,因為做偽猖獗,尤應謹慎,亟需參考以及鑒賞標準,從而理智識別玉器商品的價值。收藏家更需要將標準爛熟于心,化作投資的首要參考因素。   剖析   出臺有三大原因   “廠標”“部標”不夠用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北京玉器廠、揚州玉器廠以及上海、南陽等地的國營企業都有自己的“廠標”。   1978年,中國輕工業部工藝美術總公司頒布了一個玉器雕琢標準,業內稱之為“部頒標準”。   “一開始全國交流很少,一直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全國的玉器行業交流才開始頻繁,”華萍說,“最常見的,北京派人來學山子雕,揚州人去北京學花 卉。”于是,這樣的交流中,個體化差異逐漸在各地玉器匠人里產生激烈的碰撞,千里距離確實帶來千種不同。中國迎來改革開放后,更多的民營企業取代國營企 業,“廠標”、“部標”已不足以滿足全國行業的發展需要。   行業擴充后需要教材   河南號稱10萬人琢玉,北京、廣州這一南一北琢玉或從事相關設計、市場、輔助環節的從業人員數也不低于六位數。從藝40多年,對玉器商、玉器行業如此活躍的今天,華萍的形容是:前所未有、空前繁榮。   以揚州灣頭為例,灣頭琢玉歷史源遠流長,玉工技藝聞名遐邇,一個小鎮發展到現有玉器商戶近700戶,從業人員超過3000人。而自古傳下的“師 帶徒”模式,如今看來卻猶如一把雙刃劍。“揚州工”勝在工藝的精巧,更勝在懂玉、惜玉的情愫,“十年磨一劍”的精品意識,讓“天下玉”能夠放心地交到揚州 工匠的手中,讓“揚州工”獨步天下。然而令人擔憂的是,“揚州工”的聲名遠播,讓更多的人慕名而來,求師學藝,一家自營玉器加工廠的張師傅說,灣頭的傳 統,不拿工錢三年學徒,才有可能出師。“這對于如今的年輕人來說,三年的含辛茹苦等待的是未知的前途。”張師傅嘆氣,“中途放棄的人很多”。此外,畢業于 揚州玉校的張師傅更有一種擔心:“行業的發展造成"趕鴨子上架"的情況很多,很多學徒做出的東西根本沒有達到藝術品的標準。”對于張師傅的擔心,華萍也耿 耿于懷多年:“一個行業,一個產業,需要標準,揚州玉器廠有自己的企業標準,但是行業擴充以后,統一就難了。從業人員參差不齊,我們除了大師以外,有大量 的從業人員甚至沒有讀過書,不識幾個字的也來從事雕琢。”因此,科學制定的標準在這其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不僅如此,制定完成并正式頒布后的標準很可能成為玉校教材,這或許也是標準推進工作中的重要內容。   “得標準者得天下”   俗話說“亂世黃金盛世玉”,玉市與樓市一樣,是經濟發展行情的晴雨表。前些年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時期,玉市、樓市搭乘這趟高速列車一路扶搖直 上。盛世藏玉,顯然已成為經濟發展的規律,而揚州是全國玉器行業的窗口城市,具有代表性和十分重要的地位,更需要引領行業發展的脈搏。在工藝品行業里,不 是沒有制定標準而一舉成功的例子。   東臺,全國著名的發繡之鄉,就曾因制定行業標準帶動了產業的換檔升級。前些年金融危機,東臺發繡產業發展中出現了一些無序競爭現象,導致了行業 內競相降價,部分發繡產品質量下降遏制了產業的發展,一些企業甚至面臨難以為繼的境地。然而在當地政府和部門的引導下,組織研究制定東臺發繡品質、制作工 藝規程、原輔材料品質等一系列企業標準,形成東臺發繡技術標準體系,規范了設計、繪畫、選材、刺繡、裝裱等一整套發繡制作工藝和質量控制點,同時把30多 家生產企業和3000多名從業人員納入規范化管理,按照標準實施生產的目標;組織發繡生產企業繼承和創新傳統工藝,制訂出20多道工藝流程。到國家質檢總 局正式批準對東臺發繡實施國家地理標志產品保護僅一年的時間內,東臺發繡總產值就翻了一番,東臺發繡產業迎來了快速發展的春天。“得標準者得天下”,在玉 器行業里同樣適用。東臺發繡的例子極具代表性,玉器行業同樣可以通過行業自律的形式推廣實施標準,“依標做事只會讓從業者嘗到甜頭。”華萍說。   觀點   標準無法統統包管   玉器“國標”的制定是一片叫好聲,然而,一些質疑的聲音仍然存在。一名從藝20余年的揚州玉雕大師表示擔憂:“由于玉器雕琢的復雜性、變化性、創造性、藝術性、材料的特殊性,想要制定一個約束性強且具有高度指導性意義的玉器標準,可能是"勉為其難"。”   事實上,玉石可以制造,然而玉器藝術品是要創造的。“每個雕琢者心中都有自身對石材的理解,一塊上好的長形玉料,是做站立送仙桃的侍女,還是雕 出坐姿憨態的壽星,這些都是標準沒法規定的。此外,玉器制作是一個藝術創作過程,如果按照標準按部就班,那與照圖紙建房子的瓦匠、木匠有何區別。”這位不 愿透露姓名的玉雕大師希望,標準的制定應盡可能地秉承發揮藝人的主觀能動性原則,但對于學徒們標準卻有十分高的入門指導意義,對于一些機械化生產的企業也 具有約束作用,然而對于藝人、大師,標準的執行與否就得視情況而定了。   目前羊脂白玉仔料價格已上升到每公斤200萬元   部分條款原文   6.1.6 山子雕類   6.1.6.1 運用玉石天然外形,根據質、色、皮進行整體構思,因料定材,因材施藝。做到形象安排布局合理,繁簡得當,開合有序,主體突出,章法得宜。   6.1.6.2 內部虛實與外形協調統一,內景有層次,有意境,有生氣。   6.1.6.3 人物與景物等各類造型的比例準確合理,形態自然,富有神韻與張力。   6.1.6.4 充分運用散點、焦點透視規律及遠收近放的手法(即集中遠景、擴大近景的手法),形成豐富空間層次,使作品達到小中見大。   6.1.6.5 作品應具有渾樸、圓潤的藝術風格及豐富的人文內涵,賦予故事情節,正反面內容要求統一。 6.1.6.6 可綜合運用圓雕、深淺浮雕、鏤空雕、線刻等多種工藝技法,按照整體造型的主次和視覺強度,確定造型的虛實和做工的繁簡,以體現作品的韻味和意境。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