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已公拍1000畝和田玉籽料開采地


(2012-09-21)


(文/圖 記者 孫江紅)近日,不少玉商紛紛致電本報,反映這段時間以來首府市場上新開采的和田玉籽料突然多起來。“和田地區近年來一直實施禁采,為啥一下出現了這么多新料”玉石收藏者黃斌問。   也有不少玉石商擔憂新料會對市場產生沖擊。情況究竟如何未來的市場行情又會怎樣記者就此進行了采訪。   “方老板嗎我這里有一塊前天新出的120克帶撒金皮的料子,有沒有興趣”9月15日,在喀什開礦、同時也是和田玉籽料投資收藏者的福建老板方興文接到合作多年的和田玉商尼亞孜的電話。   “和上半年籽料市場平淡的表現不同,這段時間我明顯感覺市場上新出的和田玉籽料多了,半個月來已連續接到五六個讓看料的電話。”正在烏魯木齊和田玉會所看料的方興文告訴記者。   方興文之所以會有這種感覺,實際上與和田地區玉石出產一線的變動有很大關系。記者從和田地區行署獲悉,自今年5月至今,當地已對外公拍出 1000畝戈壁范圍的籽料開采地,年內還計劃公拍2500畝開采地。這也是自2007年當地政府實施禁采以來,首次對外如此大規模公拍,而以往僅有過幾十 畝、上百畝的公拍記錄。   “已公拍的1000畝戈壁地主要分布在和田地區的和田市、和田縣、洛浦縣、墨玉縣。這些戈壁地都是‘古河道’,是出產和田玉籽料的地方。”和田 地區行署副專員,和田地區和田玉治理、兼管工作相關負責人楊渭峰告訴記者,今年在這三縣一市共劃分了3500畝開采地對外公開掛牌拍賣。   據悉,這些“古河道”起拍價5萬元/畝(為采礦權價款),另外,每畝還要繳納2萬多元的地質環境恢復保障金。同時,公拍地100畝為一個標段;一個投標人最多只能投一個標段,并要在3個月內完成采挖等限制條件。   “主要是為了保護環境。”楊渭峰說,限制采挖期限和標段,是為了避免公拍者換手、易主,對競拍標段采挖后的環境恢復不負責任。   公拍意在保護環境   為了保護環境,和田政府上半年頻頻出臺了一系列禁采措施,為何還對外公拍籽料開采地   “正是頻頻出臺了一系列禁采措施,才決定對一部分開采地進行公拍開采。”楊渭峰說,這主要是出于多方面考慮。首先,和田玉畢竟是當地百姓家門口 的資源,應該造福于當地百姓;其次,考慮到玉石是必須開采資源,越限制資源釋放越有可能導致違法開采,造成更大的資源破壞,所以要有意識地加以疏導,公拍 開采則是有效手段之一。   而對于目前市面上盛傳的關于和田玉資源已經枯竭這一說法,楊渭峰認為不正確。   楊渭峰介紹說,作為和田地區獨具特色的優勢資源,和田玉資源概念包括山料和籽料,其中山料主要分布在昆侖山海拔5000米雪線之上。目前山料礦 由于道路交通等開采條件的限制,基本上還處于未規莫采狀態。“當然,玉石資源是不能再生的,隨著近年來的各種開采,越來越少是肯定的”。   其實,采挖和田玉可以說是當地的一大盛況,很多人對2006年之前和田玉龍喀什河上千臺機器無序采挖和田玉的場景記憶猶新。“2005年,我在 和田玉龍喀什河沿線看到了最壯觀的場面———上千臺挖掘機、數萬人瘋狂地滿河床挖玉。” 從小在洛浦縣長大的羅景明告訴記者,2006年之前,在和田玉龍喀什河畔,因挖到美玉而大發一筆的故事每天都在流傳,一夜暴富的神話吸引了成千上萬的人常 年在河床上挖玉、倒玉、加工玉。大型挖掘機將河床一片片翻開,所有的沙土被篩了無數遍,指甲蓋大小的籽玉也休想漏網。“我記得小時候在河道里隨便都能撿到 玉石,放學之后和同學們比誰撿的漂亮,好看的拿回家就隨手扔到窗臺上或床底下。”羅景明回憶說。   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國土資源部下發限采令。2007年,大型機械全部從河床中撤出,當地政府自此也開始實施各種禁采措施。從去年8月份起,和田政府聯合十大職能部門展開了“禁止亂采濫挖專項行動”,對無序采挖現象進行了一系列整頓。   針對禁采過程中亂挖、盜挖屢禁不止現象,當地今年還出臺了一項公務員禁采措施, 要求干部職工不得從事、參與玉石亂采濫挖,不得搞錢權交易、通風報信。凡有違規行為被發現或舉報,沒收全部所得,還會視情況予以黨紀、政紀處理。這些措施的實施有效地遏制了無序開采現象。   新料上市激活市場   “現在經濟環境本不景氣,市面上一下出了這么多新料,玉石價格應該會受到一些影響吧”記者走訪發現,抱有這種想法的投資商不在少數。而持有同樣 想法的方興文甚至準備趁機抄底。但經過幾次實際操作,他發現自己的想法錯了。“前幾天,我在一個給我供貨5年的賣主手中看到一大一小兩塊籽料,大的100 多克,小的有40克左右,開價138萬元,我還到100萬元,可賣主說少于150萬元不賣”。   8月底,想趁參加和田玉石文化節在和田買點原料的中國玉雕大師郭海軍也連連感慨:“好籽料還是很貴。”他告訴記者,自己在玉石節上轉悠了半天, 花15萬元只買了一塊海棠果大小的籽料。“結果第二天就被一個熟客以16萬元的價格‘搶’了過去。以后不一定能再以這個價買到那么可心的東西了。”郭海軍 說。   對于高端籽料價格居高不下的態勢,新疆和田玉市場信息聯盟交易中心負責人馬國欽分析,主要是上半年經濟不景氣,投資者對高端玉料惜售,故而市場 上流動的籽料相對較少;而目前新料的不斷出現,吸引了一些想抄底的買家進入,形成交易產生流動。隨著交易量的放大,最終導致和田玉價值增值。   記者從相關方面了解到,資源的稀缺性以及采挖成本也是如今高端和田玉價格居高不下的原因。“雖然政府已經公拍了1000畝開采地,但由于禁采措施更嚴格,實際上挖出來的料并不會比以前增加多少。”經常到和田地區河邊地頭參加“民間公拍”的新疆玉商楊林青說。   “現在采挖成本太高了,有時就像碰運氣一樣。”和田市肖爾巴格鄉的穆合貝提2005年、2006年靠租賃10臺挖掘機挖玉賺了幾百萬元,但此次 卻沒有參加公拍。他表示,目前政府公拍的地方或多或少都被亂挖濫采過。另外,這些公拍的戈壁地是千年以前的古河道,非常堅硬,采挖成本非常高,有時一畝地 僅采挖機械、人工費用可達30萬元。“運氣不好挖不到玉,就倒賠了”。   盡管價格居高不下,但目前持觀望態度的人不在少數。新疆和田玉市場信息聯盟交易中心發布的公告顯示,頂級和田玉籽料價格可達兩萬元/克,與往年瘋漲的態勢不同,這個數字已大半年沒有變動。   “以前經常聽說有兩三萬元一克成交的實例,但今年幾乎沒聽說過一例。”近日,在和田玉實物標準評審會上,中國珠寶玉石首飾行業協會副會長、天工 獎創始人奧巖表示,近幾個月來,通過對蘇州、杭州、上海、北京等地調研發現,雖然好的和田玉仍維持高價,但成交率非常低;買賣雙方的心態也發生了很大變 化,以前賣家強硬的態度出現松動,而買家則表現得更謹慎。   讓奧巖擔憂的是,如今和田玉市場的流通結構已出現問題,不僅存在“面粉貴于面包現象”,而且出現“鼓肚兒結構”,即有些環節出現了結構性擁擠。 從挖掘方、玉雕廠方、零售商,再到終極用戶,前兩個環節基本保持供需平衡,但從零售商到終端用戶這個環節已經出現貨物積壓、雙方無法脫手的情況。“而這些 最后積貨的炒家,通常是跟風入行,雖眼光不濟,卻是手握中低端原料的買家,其風險很大”。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