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武漢賭石:礦源稀缺導致價格躥升


(2012-11-13)


在賭石界,有著“一刀窮,一刀富,一刀披麻布”的說法,一“石”身價百萬,也可一“石”窮困潦倒的賭石行業在武漢已悄然興起,記者探秘江城賭石發現,雖然大小賭石店不下百家,但原石被層層篩選,上好的料已不多,再加上多為一些新手玩家,目前武漢賭石還處于起步階段。   近日,在地大漢口校區的一場賭石展,開價1200萬元的原石再次吸引市民目光。但業內人士提醒,賭石除了運氣更需掌握門道,普通投資者最好不要涉足。本報記者 羅義 實習生 李琴   礦源稀缺導致價格躥升   今年藝術品市場普遍喊跌是事實,從國內今年秋季拍賣情況來看,不少秋拍巨頭成交量不足去年的20%,甚至連有“拍賣風向標”之稱的齊白石等大師作品,也屢屢流拍,上億成交的藝術品更是少之又少。   但相比股票、樓市,藝術品市場仍是投資回報率連續上升的門類之一,“從今年情況來看,保持10%的增幅不成問題。”徐東一家經營翡翠的店主告訴記者,雖然翡翠跌幅高達50%以上,但這僅是針對低檔貨而言,精品翡翠仍在成倍升值。   俗話說黃金有價玉無價。特別是優質翡翠成為投資者競相追逐的焦點。近年來,優質翡翠價格上漲率呈幾十倍的高速躥升。   “業內公認的好翡翠僅僅產于緬甸的特定區域。”武漢收藏家協會古玩專委會會長吳興平表示,翡翠市場需求量一直呈遞增上漲,正是因為需求大,上好的石料如今已經越來越少。   由于翡翠產地的唯一性,加上長期以來一直是無序開采,目前在業內比較認可的說法是,用不了20年,緬甸可能將無翡翠可開采。吳興平介紹,經過數十年大規模的開采,緬甸翡翠礦已幾近枯竭,市場需求大,加之物以稀為貴,都是造成原石漲價的根本原因。   有數據顯示,緬甸仰光翡翠每年進行原石公盤,僅2010年三月的成交額就達三十億元,到了六月,同類同總量的原石成交價就翻了一倍有余,創新紀錄達到七十億元。   江城賭石店不下百家   其實“賭石”在武漢早已算不上什么稀奇事,僅今年原石規模達10噸以上的大型賭石活動就不下三場,上千萬元的原石也頻頻抵漢。   另外,近幾年來在徐東古玩城等收藏品市場周邊,也陸續開起了專業賭石店,“一刀窮,一刀富”的驚險游戲,幾乎每天都在上演。   據不完全統計,江城大小不一的賭石店不下百家。武漢收藏家協會副會長萬健表示,這些店大多順帶搭售原石,真正的專業賭石店并不多。   據徐東古玩城一家專業賭石店工作人員介紹,店內石料按風險大小,可分為“全料”、“半明料”、“明料”三種。所謂全料,從外面看就是一塊石頭,而半明料是用工具開了“開窗”已露出一些翡翠。   賭石原料一般都來自原產地緬甸。工作人員稱,該店除了少部分一手貨,大多是從云南進來的二手貨。記者走訪多家賭石店發現,這些專業賭石店生意完全可用冷清形容,“一天不開張很正常”。而光顧者大多是嘗鮮或是好奇的普通玩家,成交價多以百元、千元為主。   “一些專業玩家都會去緬甸或云南當地玩。”漢口一家經營原石的店主稱,專業玩家所玩的石頭,他們一般不放在店里,都是私下交易,來店里賭石的絕大部分是新手,過半的顧客來店,他們都要普及賭石知識,有的因心理承受能力有限,買了石頭不敢開的現象也時有發生。   武漢收藏家協會一位資深藏家表示,在江城,玩家玩石頭一般都在店主指導下用手電初步選定石頭,然后付完款,再用電鋸切割開,中彩的人少之又少,很少聽到“賺大了”的。但在圈內,高手卻并不少,形成了嚴重的兩極分化。   小賭石店難有一手貨源   在漢口一家主要經營瓷器、郵票的古玩店,同時也搭售著少量原石,“百分百的緬甸原石”、“一刀窮一刀富”的黑色標語醒目而又誘人。這些黑色的石頭均由紅筆標著編號,拳頭大小的原石兩三百元,稍大點的則2000元至5000元不等。   在同伴的鼓勵下,一退休老者討價還價后花170元購下一塊原石試試手氣。眾人目不轉睛圍著老板,期待著驚喜發生,但隨著切石刀劃下約三厘米的薄皮,石頭里全是乳白色,再征得老者同意后,切石刀再從原石最中央切下,依舊如故。   老者的一位朋友不爽,親自上陣將這塊原石橫豎共切了五六刀,一一查看了切面,均找不出一丁點兒綠色。很顯然一百多塊瞬間已打了水漂。見此,店主卻稱,“要是不亂切,還可以雕成一件擺件,也能值點錢的”。   老者好友不信邪,與店主講價后以150元再次挑了塊原石交到老者手中,兩刀下去果然有淺淺的綠色出現,但僅有牙簽般粗細。“看這次中了吧”眾人中,只有店主一臉激動。   “這不等于沒有,這點綠什么首飾都做不了。”隨行的一位玩家稱。   武漢收藏家協會副會長萬健告訴記者,這些原石除了是翡翠原石外,也不排除忽悠人的“原石”。即便商家承諾原石是從緬甸運來,但大多均非一手貨源,“都是大買家挑剩下不要的,后來又層層轉手,質量可想而知”。   萬健表示,緬甸當地對原石的出口控制得越來越嚴,不具備雄厚經濟實力的買家連礦場都無法進入,加上運抵武漢手續繁瑣,小商家根本不具備這一實力。   “毛料師”年薪百萬以上   賭石,在外行看來憑借的是運氣,而內行則更看中門道。在地大漢口校區舉辦的賭石活動現場,一位年輕的老面孔再次引起記者注意,在今年武漢舉辦的多場賭石活動中,均有這位小伙的身影。   談起賭石的門道,不滿20歲的毛崇兵如數家珍,現場挑選原石的市民,都會征求他的意見,只見他左手持石,右手拿著強光手電緊貼原石反復觀察,老練而又專業。   毛崇兵是云南盈江人,在當地已小有名氣,從12歲起就開始接觸原石,在原石礦區先后從事搬石、扒皮、切料,一直做到現在的寶石銷售經理。他的天賦被眾多業內人士看中,數年前幫老板看石,一個月里就幫助其賺了200多萬元。   正因如此,此次活動主辦方特意聘請他以“毛料師”的身份來漢參與活動,“薪水自然也不低”。果不其然,活動現場,經他掌眼的幾塊原石,切開后也大多有“料”。   隨著賭石市場的興起,“毛料師”一職在業內也分外搶手。在業內人士眼里,這份職業靠常年原礦區工作經驗的積累外,也需具備一定的天賦。此類人多源自緬甸礦區本地或者我國云南地區。   談到玩石頭,IPA國際認證珠寶高級鑒定評估師、湖北帝云軒古玩藝術品鑒定評估中心負責人楊詩妍在業內名聲頗高,從事這一行業已有10多年,幾乎每年的上半年都會前往緬甸當地淘石。   她的公司常年聘有三位毛料師傅,其中一位是緬甸當地的,這位師傅兼職數家公司,每家公司開出的年薪都在百萬以上,“這只是底薪,一塊原石開對后,還將根據市場價值提成”。   一次賭石虧掉8350萬元   每年三四月份,楊詩妍都會與業內好友前往緬甸當地參與當地政府舉辦的原石競賣會,但今年的當地的競賣會因故取消。   隨后,她與五位好友在云南騰沖相中一塊重17公斤的原石,對方開價300萬元。因是老主顧,經協商對方賣了個人情,將原石切開了一小部分成了“半明料”,由于是水頭極好的“冰種”,賣家立馬提價至900萬。   “半明料燈光一打,看得更加清楚,與多人一起分攤購買,也是為了降低風險系數。”眾人商議后最終買下了這塊原石。當晚開石后不負眾望,這塊精品翡翠,在減去上繳的270萬元關稅及來回費用后,還凈賺1600萬元。   幾天時間盈利1600萬元,幾乎無人不動心,但楊詩妍對此卻看得很淡,賭石的風險,在業內無處不在。   就在去年,她圈內的幾位好友以8300萬元購進了3塊原石,“光人工開石的費用就花了50萬元,用了幾天幾夜的時間。”但最終這筆買賣血本無歸,8350萬元的損失也只能由這幾名參與者均擔,“這還不包括請人看料和他們的來回費用”。   有關賭石暴富的故事不少,更被傳得神乎其乎。但值得提醒的是,賭石業內歷來就有著“神仙難斷寸玉”的說法,大師看走眼也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所以普通投資者想靠賭石僥幸一夜暴富,幾乎是美夢。   “十賭九輸”的說法在賭石界同樣存在。楊詩妍認為,玩賭石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是首要前提,更重要的是還需具備一定專業知識,或者能有高手從中指點,否則抱著玩玩的心態尚可,如將其作為投資,實不可取。   她建議,普通投資者玩石頭最好還是玩“明料”,雖然價格要高出許多,但保值、增值不成問題。   延伸閱讀   賭石歷史   過去,翡翠原石的買賣是珠寶界最神秘的一種交易,它的神秘就在這“賭”字上,因而買主又有賭玉、賭石的說法。 一般僅從外表,并不能一眼看出其“廬山”真面目。即使到了科學昌明的今天,也沒有一種儀器能通過這層外殼很快判出其內是“寶玉”還是“敗絮”。因而買賣風 險很大,也很“刺激”,故稱“賭”。賭贏了利潤很大,所以這種買賣從古到今歷久不衰。   傳說緬甸玉石商人賭石后,當真正切開加工時,一般不敢親自在場,而是在附近燒香、求神保佑。如果切開的賭石內有許多水靈剔透的翠綠,一夜之間便可成為富翁;如果切開賭石后其本質是一塊外綠內白的灰沙頭,一夜之間就會傾家蕩產。   清至民國年間,珠寶行業有個行話叫“賭行”,所謂“賭行”,指的是珠寶玩家到珠寶行尋覓翡翠的一雙慧眼。翡翠貿易尤其是原石貿易,成功倚仗著運 氣,就象賭博、彩票一樣對未來投資。據清代檀萃所著的《滇海虞衡志》記載:“玉出南金沙江,江昔為騰越所屬,距州兩千余里,中多玉。夷人采之,撇出江岸各 成堆,粗礦外獲,大小如鵝卵石狀,不知其中有玉、并玉之美惡與否,估客隨意買之,運至大理及滇省,皆有作玉坊,解之見翡翠,平地暴富矣!”這就是現今中緬 和緬泰邊境“賭石”交易的歷史淵源。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