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少貪念才能不受騙


(2012-11-20)


如今,收藏已從小圈子的雅事變成了全民投資、人皆可談的俗事,收藏到底離我們更近還是更遠了?瘋狂的拍賣會,動輒過億的激情競拍,藝術的事變成 了發財的事,該如何看待又如何自處?假拍,拍假,霧里看花,到底什么才是收藏的正途、坦途?“砸錯”風波后,王剛和節目組希望先沉一下。近日,他終于擠出 時間,接受了本報記者獨家專訪。就全民投資收藏熱的諸多話題發表他的看法。就像在節目里嫉惡如仇地砸掉那些贗品,王剛話里話外總是不忘提醒老百姓,少貪 念、別受騙。   王剛曾給自傳命名《我本頑癡》,自認“頑”和“癡”是骨子里最本質的種子。“頑”使收藏者和電視人兩個身份偶遇,“癡”讓他舉起瓜棱大錘,眼里不揉沙子。他不僅是中國最家喻戶曉的收藏名人,還有意無意擔當了普通百姓和神秘收藏圈之間的橋梁,后者其實很有價值。   回應“砸錯”質疑   話語權之爭其實是利益之爭   記者:對于《天下收藏》“護寶”、“砸假”的環節自開播以來一直有爭議聲,不久前跟首博合辦的那次真假藏品對比展是聲浪最大的一次,當時說您砸的九成以上是真品,三成是珍品,這么嚴重的質疑您卻沒有出面為自己辯解,一點都不為所動嗎?   王剛:中國收藏品市場95%是贗品,而且愈演愈烈,這是第一個基本事實;第二個,如果我們把真品砸了,砸錯了不說,還要拿到首博去展覽,這不符 合邏輯;第三是我后來才悟到的。不管它道理對與不對,與事實符與不符,符不符合邏輯,我們是過來人,經歷過“文革”,看看他說話的口風,行文的文風,如果 帶著強烈的“文革”色彩,看都不要看了,大審判啊。凡是這樣的,希望大家心里有數。   記者:可是那些所謂專家的觀點,很容易蠱惑老百姓。   王剛:這個倒很合理,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了狗才是新聞,這就是個反邏輯的事。我們節目都沒有太過于辯白,事情反而慢慢平息,因為大家漸漸明 白,看了半天,還是狗咬人,不稀奇。我們一直講去偽存真的第一要務,首先要求真,如果人家不聽,反而說你胡說八道,說你在欺騙,我的內心還應該是安靜的坦 然的,因為該說的說完了。最不濟,你玩你的,我玩我的。   事情剛出來我也很不理解,我們節目的專家之一對我說,王先生,這事很簡單,那些拿著偽專家開的證書的人著急變現變不了,那些給人開了假證書的所謂專家,兌現不了自己的承諾,也著急。于是上下一呼應,這事就起來了。所謂話語權之爭其實是利益之爭。我恍然大悟。   現在東西一曬出來   網絡上圍觀狂歡 越聳人聽聞越有人聽   記者:您一直說,想收藏,取之有道?,F在市場環境這么亂,您找到正途、坦途了?   王剛: 何為道?第一道德,不能靠坑騙和非法手段,國家不讓動的東西不能動,否則后患無窮;第二,道理,你得明白規律,為什么說它是乾隆,就不是雍正也不是嘉慶, 為什么是真乾隆不是假乾隆,其中都有道理規律,不僅眼明,耳也得聰,甚至新出來的造假手段都要了解;第三,道路,途徑。東西怎么來的,是否正道?還是個人 交易,哪里溜來的?最好這東西傳承有序,說白了就是有戶口,分別在各個時期出現過幾次。這種心里踏實,不怕“打槍”?,F在東西一曬出來,最怕“打槍”,誰 都可以指責,網絡上圍觀狂歡,隨便地質問,越聳人聽聞越有人聽,媒體也愿意傳播。   我就遇到過這種事。一個收藏專業雜志請我寫文章,發幾件收藏的東西。我有件瓷器,是在國內大拍上買來的,編輯說幾個專家看了,不敢說它不對,但 是不是能到那個年代有點含糊,能不能換另外一件?我回頭找來它之前的拍賣紀錄,有兩三次,80年代、70年代,都是國外的大拍,也就是說經過國內外很多藏 家之手,大家認可這個東西是那個年代的。我把資料附上去,編輯立刻說那就好,誰也沒說的了。   記者:既然您也承認對于古董鑒定,沒有一個權威專家能夠一言九鼎,也確實沒有科學儀器檢驗,都是相對的,為什么還說《天下收藏》的鑒定完全沒問題?   王剛:不在收藏圈里這種質疑完全可以理解,人嘛,總有失誤的時候,經驗啊、利益啊,甚至當時的心情啊。如果這樣的話,世界上沒有一件真東西了,都是目鑒出來的結果。故宮(微博)[微 博][微博]博物院的國寶你憑什么斷定是真跡?經過科學鑒定了嗎?既是相對的,又是絕對的。業內的人看了我們的節目,都說王老師,這是“一眼假”東西嘛。 節目一直是一票否認制,只要有一點存疑,東西絕不給人動?,F場有過,兩個人對東西有點起疑,對不起,我們不出鑒定意見。   拍賣公司 凡是一上來收費的當然是騙你的   記者:您一直向觀眾宣揚去偽存真的收藏理念,但現實中有些拍賣公司仍公然拍假、假拍,怎么辦?   王剛:這個兩說著。的確有很多公司這么做,而且我還不能說個別,誰都能幾個人攢吧攢吧,弄點初始資金就做一個,尤其現當代書畫,很容易把場面撐 起來,假的很多。但這種拍賣會我是不去的,很容易辨識。所以永遠有大眾、小眾的分別。一般的大眾,比如媒體、不是花錢投入到這里面的人,會看到一片黑暗, 一聽說全是這種事情——的確很多很多,我們甚至不能保證哪怕資質非常好的拍賣公司,每一件東西都是真的。人家也不保真。但市場是透明的,真與假我們看得很 清楚。在信譽非常好的拍賣公司,偶然出來幾件假東西,您放心,最后多半都流拍。市場有一只無形的眼睛——這只眼睛是全世界一流的鑒賞家、行家。   有一個特別好笑的例子。去年3月,紐約蘇富比(微博)拍 賣有一個瓷瓶。標價800美元,標的是“疑似民國”。我看了圖錄心說,這哪是民國,分明是乾隆啊。于是跟紐約的朋友說了一個高出幾十倍的價錢,請他競拍。 那個朋友問:“王哥,你是看乾隆嗎?不止你一個人看乾隆,我現在知道起碼20個人”——一個拍賣會上,這樣的人有兩個就夠了。結果怎樣?沒容我叫??!光聽 現場直播了!最后拍了人民幣一個多億!拍賣公司連乾隆倆字都沒提,而且明明白白告訴你底還是掉了后粘上去的。這就是市場。   有的拍賣公司,你拿一件東西去,上來就說“您這好東西,五萬?我看能值500萬!”“???是嗎?”“你得先交圖錄費,保險,保管”等等等等。有 500萬勾著,你一想花個幾萬算什么?我告訴你,一個真正的拍賣公司,是不收這些的。拍出去了,除了傭金,圖錄費根據占頁幅大小,收很小一部分比例的費 用。凡是一上來收費的,當然是騙你的。為什么還有人要去?你是不是自己有貪念呢?受騙人家有責任,你自己也要捫心自問,可能嗎?!   書畫 尤其是當代藝術水分比較大   記者:收藏本是小圈子的事,是雅事。但當下的投資熱潮下,社會資金、投資基金、企業都涌進來,圈子變大了,拍賣會上錢都不當錢了,作為真正的藏家是否感到被擠壓了?還買得到心儀的東西嗎?   王剛:沒關系啊,他們進來跟我無關啊。比如去年春拍,那是中國改革開放以后有拍賣以來,最高的行情。去年春拍我一件東西也沒拍到。但是沒關系, 收藏是一個慢慢來的事情。而且我也知道這個不太正常。果然不出所料。從去年秋拍到今年春拍,哎!回歸了。也不是說行市不行啦,崩盤啦,真正好的東西,第一 難得見到,第二價格依舊堅挺。尤其瓷器。因為瓷器是最難炒作的。   我覺得書畫,尤其是當代藝術水分比較大,包括境外炒家都在參與炒作。前期大量低價購買,屯起來,伺機造輿論,然后開始“出貨”——說實話,我一 聽見“出貨”就特別別扭,竟然把藝術品當成“貨”!它應是非常個體的,帶有強烈情緒愛好的,怎么能等同生產線上出來的東西?!所以我心里很平靜。我分得很 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人家要做什么。人家做的只要不違反道德法律無可厚非。只不過我們窮了幾十年,很多人著急,好多朋友想通過投資收藏改善自己的生活,但絕 大部分不會達到目的。   太多企業家的家里甚至自己辦的博物館里   東西全是假的   記者:收藏改善了您的生活嗎?   王剛:改善了精神生活啊。很酸的一句話,人得有個精神家園??偟糜袀€后院。外面紛擾的世界,浮躁、凌亂,覺得這個不對,那個不好?;氐郊依?,或 者自己的小朋友圈子,大家互相交流一下。前幾天到外地做一個活動,席間當地企業家請我去家里看一看收藏。我就非常為難,旁邊領導說,他的東西不錯,但我真 的是很怕,因為見了太多企業家,他的家里甚至自己辦的博物館里,東西居然全是假的。你站在那兒就不好說,我又不愿意說假話……盛情難卻我去了,一進門特別 高興,嘖嘖,不錯!我說心里踏實下來啦。其實跟你無關,但是愿意看到真東西好東西。   記者:收藏的人挺難說別人的東西好。   王剛:可能有,我不是這樣的。我周圍朋友也不是,大家都跟孩子看到好的玩具一樣,這時候的人非常純凈。不懂的人到那兒一定是先問:“這個多少 錢?”“值這么多錢?!”我也理解,因為對文化歷史藝術方面的價值外行難以一眼看透。那天我非常高興,以至于忘記吃晚飯?;氐劫e館,好多人等著晚宴,我說 已經飽餐了——看了很多好東西,且得消化回味一陣。改變我的生活就是指這個。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