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劫走了多少中國文物


(1970-01-01)


1938年,日本“學術旅行隊”在日軍保護下劫掠歷史語言研究所的資料。 1938年,日本“學術旅行隊”在日軍保護下于杭州古蕩盜掘。   近代日本走上侵略道路后,對于中國以怨報德,狂妄地宣稱要“開拓萬里波濤,布威于四方”,于是近鄰中國便成了其實現野心的最佳選擇。   在對中國的文化侵略方面,日本步西方列強后塵,而且顯得更為貪婪,一面肆意摧殘我國的文化事業,一面又不惜采用種種卑劣手段,大肆掠奪我國文物,為害尤烈,造成了中國文化遺產的巨大損失。   在1928年以前,日本人在我國調查古代遺跡遺址和盜竊文物的事例,不下幾十起。例如:1905年東京大學的鳥居龍藏在遼東半島及東北地區進行調查和盜掘,一直延續到1911年。京都帝國大學的濱田耕作盜掘了旅順刁家屯漢墓等。   1928年5月3日,日本出兵侵占濟南,在濟面制造了震驚中外的“五三慘案”。5月11日,濟南淪陷。日軍除了燒殺奸淫外,還強行將濟南附近臨淄縣龍泉寺的2尊北齊石佛、2尊北齊菩薩雕像和2塊石碑運到淄河店車站,準備在這里裝上火車運往青島,再從青島裝船運往日本。   1933年,日本山中商會的老板山中和北京分店經理高田勾結北京古玩奸商倪玉書,又做下一宗極其骯臟的買賣,對山西太原天龍山石窟的石雕進行肢解、劫掠。   1931年9月18日后,在日軍侵占的中國領土范圍內,一些日本考古團體、大學研究機構及個人隨之而來,進行“老古調查”和盜掘,有些盜掘甚至于是在日軍的直接保護下進行的。   1931年至1934年,日本人原田淑人等領導的考古隊,盜掘了黑龍江寧安縣西南東京城鎮的原渤海國都城上京龍泉府遺址,其中宮殿遺址6處、古寺遺址1處,陵墓遺址1處及禁苑、外城遺址數處,劫走一批珍貴文物。   1937年夏,原田淑人、駒進和愛帶領考古隊,以日本東亞考古學會名義,盜掘了元上都遺址(今內蒙古正藍旗東閃電河北岸),劫走一批出土文物,入藏于東京大學考古學研究室。   同年,黑田源次盜掘了撫順大官屯遼代瓷窯遺址,劫走大批遼瓷標本。   1937年12月,日軍侵占南京后,日本人的盜掘活動向我國南方發展。筆者曾查閱到一份日文資料,1938年由慶應義塾大學出版的《江南踏查》 報告書,著者為松本倍廣。在這份報告書的序中寫道:昭和十二年(1937年)南京陷落,為了適應時局的發展,急需快速向中國派員進行學術調查以及古文化遺 變的發掘。為此,1938年5月慶應義塾大黨派有了三個“學術旅行隊”,一隊由大山柏率領赴北京、彰德、大同方向;一隊由柴田?;萋暑I赴中國中部;第三隊 是松本信廣等赴中國江浙地區。   該報告書詳細地記錄了松本信廣、保坂三郎、西岡秀雄,于1938年5月從東京出發,到達南京后,在日軍的護衛下,調查劫掠了南京國立中央研究院 歷史語言研究所、古物保存所、六朝墓、西湖博物館,挖掘杭州附近古蕩石虎山遺址以及吳興錢山漾遺址等活動。報告書中附有松本“旅行隊”活動的照片,在發掘 現場,日軍荷槍實彈站在周圍警式,如臨大敵,充分暴露了他們無視中國主權、肆意盜掘的丑惡嘴臉。   報告書的最后一部分是這次江南調查劫獲文物的目錄和實物照片,共計129件,其中不少是非常珍貴的文物,如有孔石斧、玉戚、戰國蟠螭紋有蓋鼎、 商周青銅戈、漢唐銅鏡、良渚文化黑陶杯、漢代陶奩、女陶俑、越窯青瓷四耳罐、蟻鼻錢、五銖錢泥范、太平天國“天朝南昌宣撫使韋”印等,這些珍貴文物全部被 劫往日本,入藏于慶應義塾大學文學部。   以圖書為例,如北平圖書館、清華大學圖書館、南京國立中央圖書館籌備處、江蘇省立國學圖書館、杭州浙江省圖書館等,這些圖書館收藏豐富,且多善本精抄,結果多遭劫掠。   如在南京,1938年3月起,日本上海派遣軍動用了367名士兵、220名特工人員,抓來830名國人當苦力,劫掠南京圖書文獻。參與其事的還 有滿鐵調查部、東亞同文書院等處的工作人員。被劫掠的單位包括中央研究院、中央圖書館、省立國學圖書館等。被劫走的圖書共計88萬冊,比當時日本最大的圖 書館帝國圖書館藏書還多3萬冊。這些圖書文獻,日軍用卡車搬運了310輛次才搬完,后來全部被劫走。不但公家圖書遭到劫掠,一些私人藏書家的古籍善本亦遭 劫掠,如南京有名的私人藏書家盧冀野、古筱軒等,他們收藏的名遺善本,或被劫走,或被燒毀。此外,中央圖書館移藏香港馮平山圖書館中四庫全書等珍本也被劫 運日本。據1946年南京市臨時參議會公布的數字,八年抗戰中,被日軍搶劫和焚毀的南京圖書,總計達1815箱、2859套、148619冊,其中不少是 極為珍貴的古籍善本。   另一個令人心痛的例子是著名實業家、藏書家張元濟在上海創辦的東方圖書館被毀。在1932年“一·二八”事變前,該館藏書已逾50萬冊和收藏圖 片、照片5萬余枚,其中善本書就有3745種,共計35083冊;加上當時尚未整理的購自場州何氏4萬冊藏書中的善本,善本書的總數達5萬冊,其中海內孤 本和精品約500種共5000余冊。   關于中國圖書損失的數量,據國民政府教育部1938年底統計,中國抗戰以來圖書損失至少在1000萬冊以上。1943年前,美籍人士實地考察,估計中國損失書籍在1500萬冊以上。   其間,中國的博物館也大量被侵華日軍或炸毀或劫奪,如中央博物院籌備處的兩批文物被劫,北平研究院在寶雞發掘所獲文物分藏北平部分被盜300多件,日偽先后從故宮博 物院運走銅缸66口,銅炮一尊,銅燈亭91件等。更可惡的是,1942年偽北平市署搜刮故宮金缸的金屑,供日本侵略軍用,簡直達到肆無忌憚的地步。博物館 文物藏品大量被劫,對中國造成無可估量的損失。據1946年中國代表團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巴黎大會遞交的一份材料說:“全國博物館,戰前計有37所,工作 人員110人。戰爭起后,故宮博物院所藏之文物珍品多遷至四川貴州各地妥藏。國立中央博物院籌備處亦遷四川李莊繼續籌備。各省設立之博物館則以戰事影響, 大多停辦。1944年統計,全國僅存博物館18所。”幸虧1931年“九·一八”事變發生后,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不少文物珍品及時南遷,否則后果將更不堪 設想!   日本侵華期間,經調查還有以下一些重要文物被劫的情況:   如原存于北京協和醫院實驗室中的“北京人”化石,在1942年日軍侵占期間突然失蹤,造成世界科學史上的重大損失。   中央博物院籌備處兩批珍貴文物被劫,一是由我國著名女考古學家曾昭橘在南京所藏的古物85件又一箱,其中有南齊刻石佛一尊(棲霞山齊塔寺內出)、山西趙城縣佛寺壁畫4塊、乾隆五彩瓷器等物8件;另一是日本在北平劫走由王振鐸保管的宋至清代瓷器、繡花屏風等古物88件。   日軍劫走收藏于金陵女子文理學院大批公私文物,古物玉器金石約50余種。   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投降后,中國人民要求盡快追索被劫文物的呼聲越來越強烈。 我國雖然索回部分被劫文物,但所索回的與實際被劫數字有天淵之別。即使與國內調查后有案可據的數字,被劫書籍300萬冊,重要文物15245件相比,索回的也相差甚巨。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