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龍陵黃龍玉


(2013-06-09)


才早上7點多鐘,來龍陵縣的珠寶交易市場淘寶的客戶已絡繹不絕,討價還價聲此起彼伏。   這樣的熱鬧,似乎很難將龍陵與“國家級貧困縣”掛上鉤。   2012年,龍陵縣財政總收入49860萬元,比上年增長18.7%,盡管基數較低,但增幅上升明顯。當地將此歸因于龍陵特有的一種玉石——黃龍玉。   2010年,央視一則“三輪車夫變千萬富翁”的新聞轟動了全國的玉石界,也吸引了大批投資客、玉石商人到云南龍陵這個小縣城。   近10年內,黃龍玉從一卡車10噸約3萬塊錢,賣到最高時一千克上萬元。而近年來亦經歷了讓投資人心驚的暴漲和暴跌。   在資源豐富的云南,因一種特殊物質而“暴富”的故事總在不斷上演。對于身處其中的企業,面對不斷興起的競爭者和逐漸減少的資源,轉型是個不可回避的話題。   產玉的黑山村   在龍陵縣中部龍新鄉轄區的一個小山村,著名的小黑山原始森林的半山腰中,有個村落叫黑山村。那里距縣城40公里,曾經是一個集體經濟為零的空殼村。   2012年,擁有240多戶、1000多人的黑山村,農民人均純收入近4000元,成為擁有村集體資金100余萬元的富裕村。   原來那條顛簸不斷、全長6.5公里的村道,已變成了路基寬6.5米,混凝土路面寬4.5米(全縣到農村路面最寬)、厚20公分的公路。   改變這個村莊的是黃臘石。2004年,黃龍玉在云南開始作為玉石被開發,材質各方面達到頂級的黃蠟石被作為黃龍玉進行包裝。   陳興永是黑山村的村民。2007年前,陳賺錢的方式是放牧、種水稻,一年僅收入幾千塊錢,“那時候大批年輕人外出打工。”   村里發現黃臘石后,他開始僅是搬了幾十公斤回家用于建筑,直到2009年,這幾十公斤黃臘石賣出幾百塊錢,他發現了它的價值。   陳現在專心做黃龍玉生意,一年至少能賺二三十萬,他已在龍陵縣城買了套四十多萬的房子,有兩輛小轎車,“我們村子245戶人家,年收入均過萬,都在蓋新房子。”   擁有這些原始積累后,當地人開始種植核桃、石槲等經濟作物。如今,整個山黑山村幾乎無人種田。   10年內,黃龍玉從一卡車10噸約3萬塊錢,賣到最高時一千克上萬元。 在珠寶城里,短短幾年內身家愈百萬、千萬的老板隨處可尋:“三輪車夫變千萬富翁”的當事人慶豐珠寶老板常國慶;廣東打工歸來的志誠珠寶老板趙國朝;廣西商人王有照……   而他們身邊的親朋好友,大部分都涉足黃龍玉行業。   在黃龍玉交易市場,記者遇到一位來自浙江的女商人,如今在上海和杭州都有黃龍玉商鋪,一年中大半時間都在龍陵,過著“早上淘寶,晚上泡澡”的生活。   根據官方資料,龍陵銀行存款多年來基本無增長,自從黃龍玉價格暴漲以后,黃龍玉產區鄉鎮和黃龍玉市場附近銀行的存款成倍增加。   寶石的風險   致富故事背后,折射的是一種經濟形態。   中國珠寶玉石首飾行業協會副會長奧巖曾在媒體上指出,龍陵對發展經濟的訴求、社會風氣的浮躁、投資渠道的缺失,都給游資炒作提供了空間,使黃龍玉成為繼蘭花、普洱茶、翡翠后又一個炒作對象。   當前黃龍玉價格已有所回落。當地商人對此并不避諱,“但資源并沒有進入游資手里,中低端的產品價格有回落10%-30%,但這跟整個中國的經濟大環境有關,高檔的黃龍玉價格并沒有跌。”龍陵縣黃龍玉協會副會長楊本達認為,現在價格算是回歸理性。   在這個過程中,小黑山黃龍玉礦產資源發現后,亂開亂挖亂搶嚴重,矛盾糾紛不斷甚至發生流血和死人的事件,政府派工作人員進山駐守效果不明顯。   因此,龍陵引進了保山黃龍玉開發有限公司進行統一開發,村委會以集體資源入股公司進行分成,“80%分配給鄉、村、農戶,20%用于礦山管理。”保山黃龍玉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項家意說。   這一舉措增加了集體經濟的收入,2010年以來該村僅這一項村集體資源入股得到分成的資金就達256萬元。   根據協議,開發公司的開采權到2018年,“但這幾年黃龍玉質量有所下降,去年可利用率2%左右,今年估計只有1%,現在只好加大勘探投入,在龍陵縣范圍內探索其它礦源。”項家意指出,現在黃龍玉礦脈主要是小黑山1.6平方公里的核心區。   此外,有當地官員指出,因為收入的突然提高,社會問題的發生概率有所增加。楊本達指出,政府對此也有警惕,一直通過加強排查、警示教育,并引導產業發展來控制。   尋求轉型機遇   隨著資源的不斷減少,對常國慶等人而言,必須從毛料買賣轉型到精加工;對參與利益分配的村落而言,更是面臨著產業轉型。   在走訪過程中,記者接觸到珠寶城不少做黃龍玉老板,都是以毛料為主。關鍵是人工成本太高,“一般的師傅都要3萬/月,好一點的年薪就過100萬。”常國慶指出,現在的設計,多數是他們幾個老板聚在一起自己琢磨出來的。   由于資金要求比較高,對他們這些老板而言風險不小,壓力頗大。   “現在最大問題是自己的精力、管理跟不上,資金、人才又欠缺。”常國慶感慨道,2008年他曾去過北京擴大公司規模,結果失敗而歸,但從長遠來看,他認為早晚還是要出去的。   如今的龍陵,做黃龍玉的小企業層出不窮,每年新增的企業數目超過淘汰的,要在將來站穩腳根,他們給出的答案都是必須做強做精,因為黃龍玉的利潤空間就在于此。   如今已經擁有自己雕刻廠、員工近200人的常國慶指出,要實現做精,關鍵是靠雕刻人才。   楊本達說,為解決這些問題,政府一方面正在開培訓班,本地加工企業也正在逐漸增加,另一方面,他幾乎每個月都在外面參加各種展會,尤其是評獎,“要使作品認可度高,必須參加外面的評獎,各大賽事評獎,包括地方、省級、國家級。”   對于那些被開采的山區,政府采取的是邊開采邊恢復的方式,已投資1000多萬元實施了水土流失治理和植被恢復等工程,且每年投入250余萬元專項治理經費。   而一旦停止開采之后,當地會通過打造礦山地質公園、旅游景點的形式,繼續創收。   對整個龍陵縣而言,盡管在黃龍玉的吸引下,住宿餐飲業增長較快,“但黃龍玉產業鏈開發有一個過程,吸納游客、商賈能力不強,經濟社會效益還沒有強勁地顯現,龍陵的貧困難題還需要從更宏觀的產業規劃層面來解決。”當地一位觀察人士指出。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