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玉器城重塑云南玉石產業鏈


(1970-01-01)


自古美譽 “玉出云南”,但是,隨著上世紀玉石原料以及商品流向的轉移,廣東、泰國等珠寶玉石加工產業的崛起,使得云南的玉石核心加工地位漸漸喪失,曾經有著巨大翡翠珠   寶交易銷售優勢的云南市場面臨著被邊緣化的困境。昆明玉器城作為云南重回玉石交易中心的重要環節,從定位到奠基,再到全面動工,玉器城的一舉一動牽動著國內玉石市場的神經。   曾經的玉石集散中心   作為一種玩賞自然,追求和諧,文明精神之藝術,從遠古興隆洼文化、河姆渡文化、紅山文化、良渚文化、龍氏文化時期,中國就有大量以玉制作的工 具、禮器。從以往單一的佩戴功能發展到集裝飾佩戴、藝術欣賞、保值收藏于一體的社會化商品,玉文化是傳承和發展的,伴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將其由原來傳統 意義上的裝飾品、工藝品和奢侈品發展為具有增值性、藝術性和貨幣價值的大眾化商品。   云南是中國的珠寶資源大省,翡翠文化的發源地和珠寶玉石的集散交易中心,并長期處于我國乃至南亞、東南亞地區珠寶產業的核心地位,“自古以來, 玉出云南”的美名天下傳揚。 早在 13 世紀,玉石毛料就從中緬邊境經云南進入中國。幾百年來,在云南中緬邊境地區,常年從事玉石開采、運輸、加工等的人數以萬計,云南騰沖成為中國翡翠貿易之 都,以無可比擬的地理優勢,成就了“玉出云南”的輝煌歷史。依托于自身的優勢,更是首開世界翡翠加工之先河。云南翡翠更是成了云南旅游的形象產品,成為緬 甸翡翠的集結、銷售和中轉中心,“買翡翠到云南,游云南買翡翠”也成了國內外旅客腦海中的一個美好的記憶。   邊緣化的困境   記憶終究只能是記憶,如今有著巨大翡翠珠寶交易銷售優勢的云南逐漸面臨邊緣化的困境,“玉出云南”的美名卻已經逐漸趨于虛名。   從上世紀 90 年代,為了控制翡翠原料的私下交易,緬甸政府對翡翠資源的管理日益加強,并規定“翡翠毛料一律要到仰光參加公盤,只有通過公盤的原料才可以出境,同時停止 了翡翠毛料從陸上運往滇緬邊境口岸的許可”,這一變化,讓數百年以來的玉石商品流向發生了改變:翡翠毛料都改走水路,從仰光經馬六甲海峽到香港,再通過深 圳運往廣州進行加工,最后批發銷售到全國,人為地割斷了云南延續數百年的玉石產業鏈,就是在這個過程中,云南已經漸漸失去了翡翠貿易的大部分市場份額,催 生出廣州、泰國等新的玉石交易市場。   現階段,云南玉石加工業的集體失語,市場上云南加工的玉成品更是鮮有,云南市場高檔的玉飾品大多是香港、廣州等地從云南買進原料進行加工返銷 的。在失去交易中心地位的云南,發揮本土珠寶玉石產業傳統優勢,塑造特色產業,重現 “玉出云南”,如何打造一條完整的產業鏈已經是迫在眉睫,昆明玉器城應運而生。   重回 “玉出云南”   投資35億的昆明玉器城,坐落于“云南玉石出滇第一關”——茨壩·石關·花漁溝,連接昆明的副中心——北市區, 依傍昆明龍脈——長蟲山, 占地 1153 畝, 建成后將形成以昆明為中心,聯動四片的中國玉石產業基地。   旅游產業和礦產業列為云南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柱產業后,每年數千萬人到云南觀光,這為云南發展珠寶產業提供了廣闊的人流資源和旺盛的市場需求。 “人氣旺,商品流” ,這是推動珠寶玉石銷售的商業基礎。特別是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建立,將為云南發展珠寶業創造了千載難逢的好機遇, 目前云南省已形成以昆明為中心, 騰沖、 瑞麗、 盈江、河口等口岸為支撐,大理、麗江、版納等旅游名城為營銷終端的三級市場網絡。   以云南珠寶玉石文化的博大精深為底蘊,依托寶石資源,借助于云南豐富的旅游資源的優勢,昆明玉器城與云南康輝國旅、云南商務國旅、云南海外旅游 總公司、云南中青國旅等多家旅行社進行合作,深度挖掘旅游市場資源,通過人流帶動客流,刺激昆明玉器城品牌旗艦的壯大。目前昆明玉器城已與緬甸、泰國、印 度這三個國家珠寶供應商簽訂了毛料供應的長期合作協議。通過昆明玉器城的建設,恢復翡翠玉石毛料陸路進入內地市場的傳統通道。   集傳統民間文化,翡翠拍賣、加工、批發、零售、科研、博覽,珠寶人才培育、民族餐飲、民族商品展銷等多功能為一體,昆明玉器城將形成國內一流的 以珠寶玉石為核心的旅游文化復合型產業基地,打造輻射東南亞、南亞的珠寶玉石經貿大商圈,成為面向世界的珠寶玉石合作的貿易平臺。
版權所有:山東省德峋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備案號: 魯ICP備2021004943號-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網站地圖 | 技術支持:果然網絡
色偷偷色偷偷色偷偷在线视频,免费XXXX大片国产片,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专区